阿人

韩叶主/抽风整合删贴属性/错别字专家级别/更新APM-600+600/脑洞清奇/圈地自萌/图文双修/十年怪圈出不去/授权订单互粉问题请私信/

倒退吧时光,宁愿青涩,宁愿沉溺

 

【全职/韩叶】 男人要战斗 35

良好的作息正在远去,韩文清又一次失眠了,罪魁祸首叶修却一脸坦然睡的昏天暗地。

还好是周末,韩文清有些庆幸的想着,凌晨三点让大脑高速运转起来这种事太久没干过了。

职业联盟的头三年,叶修就是一道屏障,难以逾越。哪怕是刚刚过去的第十赛季,这个屏障依旧获得了不起的个人记录,还带着一个草台班子创下了更多强到让人恶心的记录。此屏障不仅竖在荣耀联盟,更竖在韩文清心里,一年又一年,就算韩文清无所畏惧,但那屏障肆无忌惮的生根发芽,到了韩文清也无能为力的地步。

也不是没发现自己在乎躺在身边的这个人。只是那时候,自然的认为这人和荣耀是一体的,好像在乎每一场比赛一样。只不过叶修是最强大的对手,在乎多一些很正常。直到叶修退役时的怅然若失和王者归来后的欣喜,以及如今近在咫尺的心跳,才发现,原来荣耀和叶修的意义并不相同。

终究荣耀只是荣耀,离开电脑,总要回归生活。而叶修却不只是荣耀,关上电脑,不谈荣耀,但叶修还在。看来张新杰说的没错,的确是很早之前就知道那种和叶修比赛前独特的悸动别名就是喜欢。名为喜欢的树苗霸道的长成了参天大树,然后在某一天,成了爱。


八月份的周末,叶修凌晨就醒了,这一夜梦到了苏沐秋。

不是特殊的日子,毫无预兆的,叶修梦到了他,睁眼一阵唏嘘,所有的往事都跟着翻涌,人也沧桑不少。

“老韩。”晨光中的叶修扭过脸看韩文清的侧脸。

“嗯。”恍惚中的韩文清应声。
“你有累的时候吗?”叶修卷住被子翻个身,忍住各种意义上的冲动。
“有。”韩文清的声音清醒了些,眼睛却仍然闭着,“但是要全力以赴。”
“是。”叶修轻轻叹息:“可是全力以赴也有做不到的事啊。”
“那就重头再来。”
“嘿,在你身边真是充满了正能量啊。”叶修换个舒服的姿势抱被子“你有没有无能为力的事?”

“你没有?”韩文清反问。

“当然有!”叶修撑起胳膊俯视韩文清的睡脸自顾自的说着:“要说荣耀,我们也算顶尖的一批了,可是生活原本就复杂的多,荣耀只是人生中很很重要的部分,庆幸的是这部分我有能力掌握,可是更多的,匆匆的时光,年老的父母,关爱的家人,逝去的朋友……”

“无能为力这种事,我会比你了解的少吗?”韩文清张开眼王者天花板:“可是就算回到十年前,十年之后我也一样决不后悔,一样全力以赴,身为男人,就要战斗。”

叶修愣住,他怎么会忘了韩文清也是个十年还在坚持的老鬼呢!这人身上,永远是阳光下站的笔直的样子,顽强的比自己更固执:“你真勇敢。”

“我曾经也这么以为。可对于未知的无法把握,对于结果的不可预知,对于失败的悔恨,因为年纪的增长而越来越胆怯害怕失去,所有不勇敢的念头,我通通都有过。”韩文清转过视线望着叶修好久好久,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轻轻叹一口气:“不够勇敢,所以心里想的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来。”

这大概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两人敞开心扉,聊荣耀之外的,却有更深刻意义的话题,韩文清就这样毫无掩饰的承认不够勇敢,在这个十年宿敌面前。

叶修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努力的想摆出笑容,但是不怎么成功,“这次的冠军一定是霸图。”

“必须的。”韩文清抬手拉紧窗帘遮挡阳光。

叶修重新躺好:“从前,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荣耀玩的特别好,昨晚我梦到他了。”

“然后?”韩文清对苏沐秋是有印象的,在荣耀远古时期,叶修身边一直有个神枪手,不过在荣耀联盟开始后就消失了。

“没什么然后了。”叶修眨眨眼转换话题:“你有过心动的感觉么?”

韩文清动作幅度非常小的点一下头。

“什么时候的事?”叶修撑起上半身和韩文清对视。

“现在。”韩文清仅仅只是想着脸就红了。

叶修也不逼问,安静的躺在韩文清身边。


美好的早上。

==================

早上的老韩一定没睡醒=。=不然干嘛不吃掉那谁。

这层窗户纸很快很快很快很快就破了,

正在犹豫他们两个谁主动捅破好呢?是没羞没臊的叶某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韩某人?这次这个美好的早上就这么浪费好可惜啊……纠结中。

我们的群众演员该上场推波助澜了。

下次再写同房夜话场合非得炖点肉才对得起观众啊啊啊啊。


评论(11)
热度(84)
 

© 阿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