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人

韩叶主/抽风整合删贴属性/错别字专家级别/更新APM-600+600/脑洞清奇/圈地自萌/图文双修/十年怪圈出不去/授权订单互粉问题请私信/

倒退吧时光,宁愿青涩,宁愿沉溺

 

【全职/韩叶主】花好月圆 引子 、一+二

背景:古风架空

出场人物:韩叶/王杰希/老魏/叶秋/其他待定

简介:看题目也能猜出这是篇皆大欢喜的文,花好月圆。以微草堂药铺和某神秘组织一次阴差阳错的劫道为开头,讲韩家大爷与身份不得了的叶姓男人的夫夫日常(并没有)。

食用提醒:素食主义者千万千万不要被人造肉吓跑……这是一篇活色生香但是还是有取材节操的文(有吗?)。需要的时候我会人工打码或者防雷的。


引子


呱噪的蝉鸣重复着夏日里的单调,黄土地被毒日头烤出焦糊的味道,这是京城里最平凡的慵懒午后。

金字牌匾“韩府”悬在三间朱漆大门正上方,铜铸的兽面衔环,青花的石阶,连看门的那对石狮子也能显出与众不同的威风。没有人敢从这里走,隔壁那条胡同里偶尔有孩子嬉闹,但很快就又远去了。

韩家究竟是干什么的?有人说是朝堂上的大官,比大官还大的大大官,护驾有功皇亲国戚的那种;又有人说是江南富甲,什么买卖都做,本事通天,家里的金库比国库还富裕的那种;还有人说是传说中的武林盟主,统领了整个江湖。可见世上人多嘴杂,可笑的是没一个说的靠谱。

院落里面,便是另一番天地。踏上翠绿的回廊,暑热就能去掉大半,没有灼人眼的日光,只有雕梁画栋的精湛景致应接不暇。路过花园里的各色花草,顺便再拽下葡萄架上新结的果子含在嘴里,若是在凉亭里摇着藤椅啃着井水里泡过的西瓜,这秋老虎也没什么可怕。

老天爷的脾气总讲究个四季冷暖的规律,只是这人世间要找起麻烦来,可不论你是冬还是夏。总有这大热的天气还有让人着急上火的事儿,也总有不管春夏秋冬都能撩起心火的人。


一、

“混账!”

低吼声令整个现场急速冷场,惊走了窗棱上小憩的云雀,吓止了屏风后温婉的琴音,就连门边打盹的小强也一激灵,蹬着花架蹿上了墙。

小丫头端着茶盘的手直抖,烟玉的杯子打翻在地,委屈着跪倒大气不敢出。

偌大的院子里平白靜了,一秒,两秒。

“几天不见你这脾气又见长啊!”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

来人长发高高束起,手持象牙折扇引风阔步,月白的长衫松松垮垮系在身上,行至墙边朝着小强一招手,白猫哧溜一下从墙上蹦到人前,攀着修长白皙的手指头嗅罢又舔了舔,围着裤脚蹭两蹭才算压惊。

小丫头听见也不敢回头,心里却着实松了口气,救星总算来了。

暴躁中的人眸子一抬,正好瞧见那人用扇子柄挑开沙帘,一步三摇的晃进来,跟着晃进来的还有那只白猫。

“你来干嘛?”

“自然是来看你。”


来人轻轻一咳,丫头识趣的收拾好残片,和琴师抱着白猫小强一并退出去。

“我有什么好看的。”黑衫男子言不由衷的嘟囔,面色却缓和不少。

“这是谁又招了韩家大爷了?”叶修含笑来到韩文清身前,弯腰捡起地上的几张信纸才看了两个字就被蛮力揽入怀,只好将纸搁下,先安抚眼前人再计较琐碎事。

“还不是微草堂!”韩文清揽着叶修与自己同坐,一手摸上对方腰身,这人怎么又瘦了呢。

“你说王大眼啊?”叶修转过身子勾住韩文清的脖颈,自己衣襟滑落也不去管:“他家孩子都挺乖的吧,怎么得罪你了?”

“西边战事吃紧,一路上关卡不断,躲过了官家拦车盘查,却没躲过微草堂那一帮小子劫道。”韩文清搂着叶修的一双手紧了又紧。

叶修眼珠子转几转,抚着韩文清的下巴凑得更近:“新杰没跟着?”

韩文清张嘴擒住乱动的手,“去胶州了。”啧,有点上火。

“财物让截去了还是人让伤着了?”叶修却故意用食指在韩文清唇齿间若有似无的画一圈,撩拨的双方呼吸发烫。

韩文清终于受不了这又轻又痒的挑衅,直接欺上叶修的双唇,用力碾压,啃噬,汲取,转瞬间暴风骤雨。

叶修也不示弱,迎上对方的渴望,撕咬,入侵,吮吸,轻舔,须臾和风细雨。

这一吻直到几度缺氧,韩文清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叶修的唇瓣:“几箱子烟土,小宋受了点轻伤。”

叶修顺了几口气,拿起信来读了两遍:“这就怪了,微草堂做的药铺生意,没事抢咱们烟土做什么。”

韩文清揉着叶修的后背微微蹙眉:“我也觉得蹊跷,最近事情本就繁乱,还出这些幺蛾子招人烦。”

“你也稍安勿躁,我去会会王大眼,横竖撕破脸皮呗。”叶修将信纸收进袖里,起身整了整衣衫,一双桃花眼勾住韩文清:“今儿个十五,戊时与我望春桥旁晓月亭抚琴赏月可好?”

“好。”韩文清起身送叶修出府。


二 

京城有三绝。 
 蓝溪阁的包子,微草堂的药,梨园武生楚姑娘。 
 这第一,鼎鼎大名的饭馆蓝溪阁,物美价廉味道好。只是馆子里最出名的不是珍馐,而是包子。说起这包子还有个传说,就要扯上还未曾登基时的当今皇上。当年太子时离家出走没带盘缠,饿急了就来到这蓝溪阁,店小二趁着老掌柜不在,舍了几个包子给太子。如今太子登基,自然御赐了牌匾,蓝溪阁的名声也越来越大,如今那学徒已经成了掌柜,他们家的包子还有个别名叫太子包。 至于这传说几分真假可就不得而知但那御赐的匾却是千真万确。

“你怎么总来我们店吃包子啊!”年轻人双手叉腰脸上分明写着不满。 
 “门口那块匾换我白吃白喝一辈子,这可是喻文州亲自答应的。”叶修用筷子戳开晶莹剔透的包子皮,肉汤流入碗里,舀一勺吹凉些再喝,鲜而不腻,剩下包子连皮带肉一起入口,唇齿留香,真是享受。 
 “偶尔也点点别的不行吗?这包子做起来那么费事,要十八道工序啊十八道!你一次要吃三笼也就算了!一十八种你一样点一个不是故意找茬吗!我们家包子一天供应一种,外卖队伍能排到集市口,每次你来文州都得现包!” 
 “哟?手残还亲手包包子?那我更得常来啊!给他提高手速的机会。” 
 “你别得寸进尺欺负我们家掌柜啊!就算你是皇上我也敢打你!”黄少天手脚麻利的又撤掉一个空笼屉“你快点吃,吃完和我比试比试,我最近得了把好剑……” 
 “今天不成,我是来办事的。”叶修吃完最后一个包子,满意的咂咂嘴。 
 “你除了吃包子还有啥事?”黄少天自顾自凑到叶修身边“对了你跟皇上什么关系?这么多年了也不说实话。今天不比试你可欠了好几回了,下次不许再赖皮啊!” 
 “你知道微草堂么?”叶修端着茶仔细品,上好的龙井。 
 “这叫什么话!微草堂就在对街啊!我怎么会不知道!京城三绝他们家的药嘛!小孩子都懂得我们家的包子他们家的药。”黄少天边说边指着窗外对街的铺子说:“那不就是微草堂京城总店么。” 
 “我可听说微草堂的东家不见外人,你有办法吗?”叶修拍黄少天的肩膀示意他别太兴奋。 
 “怎么?你找他看病啊?可是王杰希不会看病的,不过他会算命!” 
 “算命先生?你说的是微草堂的东家王大眼吗?” 
 “大小眼就不能算命了?我今儿早上还见他来买包子呢,我跟你说他算命可神了……” 

叶修吃过包子喝完茶,听了黄少天的啰嗦又打包些点心桂花糕,路过隔壁梨园戏院,赶上楚姑娘的拿手好戏就在人群外听了几句,直到过足了戏瘾,这才摇着扇子进了微草堂。 

“这位爷,您是看病还是抓药?”小伙计打量叶修的身段忙点头哈腰的伺候。 
 “我不看病也不抓药。”叶修合上扇子敲打敲打柜台,朝小伙计一眨眼:“我呀,是来算命的!” 
 “这……”小伙计一脸难色。 
 “这位爷,你看我们这是药铺,哪儿来的算命先生呢!”柜台里的老师傅咳嗽着站起身想送客。 
 “呵呵,告诉你们东家,我是黄少介绍来的。”叶修掏出锭银子扔在桌上。 
 “敢问爷怎么称呼?”老师傅隔着老花镜一瞧,底部镶着字儿,这可是官银! 
 “京城叶家。”叶修微微一笑答到。 
 老师傅见多识广,天下姓氏千百万,但这京城叶家代表的就是皇室,得罪不起,赶紧作揖赔礼:“在下眼拙不识贵人,多有得罪,这就去请我们东家,您里屋请!屋里请!” 

“你就是王杰希?”叶修坐在堂屋里孤零零喝了半壶茶,总算等来个人。 
 这人一身墨绿的衣裳,个子不低,举止也温文尔雅,只是真如传闻说的一眼睛特别大,叶修见了暗自惊讶。 
 “正是在下。”王杰希伸手和叶修握了握,随即坐下给自己也斟上茶“您是卜卦还是看手相?” 
 “我问吉凶。”叶修从袖子里抽出封信来。 

待续 

评论
热度(33)
 

© 阿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