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人

韩叶主/抽风整合删贴属性/错别字专家级别/更新APM-600+600/脑洞清奇/圈地自萌/图文双修/十年怪圈出不去/授权订单互粉问题请私信/

倒退吧时光,宁愿青涩,宁愿沉溺

 

【全职/全员】全职警察 14-19

虽说这篇韩叶主,但是14-17主要是喻黄情节,所以tag加了喻黄。

 

14 黄少天审讯专场

 
 

审讯室里气氛不好,说紧张吧,喻文州还在兴致盎然的喝茶没有开口的意思。说轻松吧,那司机那张苦逼脸就和轻松二字毫无瓜葛。只有黄少天往桌子边一站,单手一拍就开始口吐莲花,跟个打字机似得,嘚啵嘚啵半个小时,这要换个场合,那不是评书也是单口相声了。可是要说诙谐,却没见黄少天脸上一丝笑意,反倒严肃认真的大有真的还要再说五百年的架势。

 
 

围观的叶修一点儿不操心,那不还有个喻文州呢嘛!两人配合一向如相声的似得,黄少天逗哏话多些,喻文州捧哏话少。但是七分捧三分逗,喻文州就跟个定海神针一样,无论黄少天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他也能把场面hold住,屡试不爽。

 
 

喻文州坐在一边听了半个小时黄少天专场,总算开口说话:“少天,水凉好可以喝了。”

“哦!那我喝口水,你替我好好说说!”黄少天也是真渴了,端起搪瓷缸子咕咚咕咚牛饮。

“好。”喻文州笑着和黄少天换个位置。

这转换多自然,连叶修都看的佩服。

 
 

15文弱书生喻文州

 
 

司机的耳膜嗡嗡嗡的半个小时,忽然安静倒不适应了,看看对面这位警官,文弱书生样,大概很好对付吧。

 
 

“刚才黄警官给你讲的你听明白了?”喻文州温和的问话。

“没有。”司机一口回绝,就算听明白也不能承认,何况是真没有。

“哦。”喻文州拿起桌上的笔又放下:“等他喝完水继续和你讲到明白为止?”

司机一听脸就白了,再看一眼黄少天跃跃欲试的劲头使劲摇头。

“既然不需要,那就是明白了。”喻文州继续说:“我可要问问题了,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不想说话点头摇头也行。”

“那不想答呢?”司机觉得眼前的警官似乎很好讲话。

“那就让黄警官继续给你讲讲我们的政策,虽然我们急着破案,但这点时间还耽误的起。”喻文州淡定翻开文案,收敛笑意。

司机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位和蔼的警官,心里重重叹气,这位才是真大手啊!

不过他还是小看了喻文州。

 
 

16谁说判断题最好做?那是你没碰见可怕的出题人。

 
 

“你是张益伟?”

点头。

“职业是摩托修理工?”

点头。

“会开吗?”

点头。

“车龄五年以上?”

点头。

“机车发烧友?”

点头。

“会修汽车?”

点头又摇头。

“不太会?”

犹豫,点头。

“你在玄奇修车行干了三个月?”

摇头。

“两个月?”

继续摇头,比划了个一。

“一个月?”

犹豫。

“一个月还是一天?”

“一星期。”

“包吃住?”

点头。

“新贷款买了辆哈雷?”

点头。

“别克车是你们车行的?”

摇头,点头。

“好吧。”喻文州把记录文案推到司机眼前:“签字。”

 
 

“什么名堂?”陈果惊讶,他只见识过叶修办案,没想到手下奇人众多,喻文州这简单问几个问题就算调查完毕?这根本没有什么重点啊!

“你去问他啊。”叶修拍拍一样惊讶的乔一帆,自顾自离开了,需要忙的事很多,初步需要知道的,喻文州已经帮他问出来了。

 
 

17神一般的思路。

 
 

喻文州的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是环环相扣的。首先针对搜集到的平面资料进行确认,再大胆推理旁敲侧击,对于并不确实的信息进行试探性询问,其实之前喻文州掌握到的,也只是司机,也就是张益伟的贴身物品。驾照,中介公司的收据,工牌,信用卡还款凭据。

 
 

喻文州将审讯记录交给乔一帆:“帮忙查一下这个张某的档案,有没有前科,三个月前在哪里工作,再联系一下银行,查他的消费账单,在哪里买的哈雷,最近的账户流水,越快越好,辛苦了。”

 
 

“好的,这就去。”乔一帆佩服的接过审讯记录,刑侦大队办事效率就是不一样。

“喻队。”陈果迟疑的叫住喻文州。

“陈姐?”喻文州温和的答应,停下拨打电话的动作。

“那个……你怎么知道嫌疑人买了哈雷?”陈果举着物证,那是一张装在密封袋里的信用卡还款凭据,并不是消费账单。

喻文州指着那张凭据“按照一个新换工作的修理工的收入和消费,这个还款金额正巧是一辆哈雷的按揭价格,如我所设想,他的确是个机车发烧友,当然,这些只是我的推理。”

“太厉害了!”陈果惊叹,神一样的思路啊,这推理是随随便便就能对的吗?显然不是。

“陈姐,叶队什么时候走的?”喻文州拨通电话没人接。

“他听完你审讯就走了……”陈果回答着,忽然意识到叶修并没有等喻文州出来,这么讲,喻文州问的这些问题目的何在叶修全懂?天哪!这都什么人啊!

“看来是去车行了。”喻文州正想着怎么联系叶修,手机响,短信来自韩文清:夜探车行。

18夜闯修车行

 
 

“你确定是这家?”韩文清问叶修。

“玄奇修车行嘛!”叶修点支烟狠狠吸一口,招呼韩文清下车。

“你怎么知道这家店晚上不营业的?”韩文清下车张望,没有异样。

“进去再说。”叶修掏出一把钥匙,几下就搞定卷闸门锁。

“……私拿证物登记了吗?”韩文清跟着叶修钻进去。

“要是开门营业的话,那替死鬼能把车顺出来?”叶修借着打火机的光亮找到开关,啪一声,灯火通明。

“嘘!”韩文清拦住叶修让他仔细听。

叶修竖着耳朵听到一阵呼噜声,指着二层角落的房间给韩文清使眼色。

二层位置偏低,是在厂房内自行搭建的平台,只有三间办公室。

韩文清掏出枪别在腰上,抬手握紧搭建平台用的钢管,借力踩着侧面的钢筋柱攀跃,瞬间就落在二楼尽头。

叶修掩护韩文清成功就位,这才轻手轻脚从楼梯上到二楼。

韩文清再度拔枪,等待叶修开门。

可惜叶修挠头做了个无能为力的手势。

韩文清挑眉。

叶修左手搭到门把上,用力向下,然后眼睛亮亮的,朝着韩文清点头。

韩文清举枪挪步,轻轻推开门。

 
 

19开锁技术哪家强

 
 

房间内一片狼藉,充斥浓重的酒气,地上堆了不少酒甁,桌上几盒外卖的凉菜,一个中年男子躺在单人床上睡的天昏地暗。

叶修悄悄挪过去探对方鼻息,活着。

韩文清谨慎查看房间,没发现可疑痕迹。

叶修协助韩文清提取了一些酒水剩菜打算回去化验。

然后两人退出房间回到一楼查看。

“你说,他会把车牌藏哪儿?”叶修找了一圈儿没什么发现。

“车里没有。”韩文清小声回答。

“那辆车是新车?”叶修回忆着。

“不可能。行驶了几千公里了。”韩文清回答。

“那就只能白天再来了。”叶修耸肩。

“他们会主动报案的。”韩文清提醒,车都丢了,不报案?

“咱们再回二楼一趟。”叶修眼珠子转转。

“找什么?”韩文清问。

“登记本!来修车要登记的吧。”叶修边走边答。

“那房间里没有。”韩文清刚才仔细找过了,之前的房间只是单纯的值班休息室。

“这家店可够大意的,监控都没装一个。”叶修停在二楼第一间办公室门口开锁。

韩文清这才看清楚,叶修此时用来开锁的是跟细铁丝样的东西“这玩意儿不是让老冯收了吗?”

“收的了工具,收不了手艺。”叶修撬锁成功,得意回看韩文清“幸亏这家店防盗意识差,也只有这种老式锁才这么简单让我们打开。”

 

评论(3)
热度(29)
 

© 阿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