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人

韩叶主/抽风整合删贴属性/错别字专家级别/更新APM-600+600/脑洞清奇/圈地自萌/图文双修/十年怪圈出不去/授权订单互粉问题请私信/

倒退吧时光,宁愿青涩,宁愿沉溺

 

【全职/全员】全职警察 30-33

30偷鸡不成蚀把米

黄少天返回的很及时,就在喻文州挂电话的一瞬间。

“这小子还挺灵活,要不是我早有防备,差点就让他跑了!”黄少天押着人往街边栏杆上拷,嘴里骂骂咧咧。

被拷住的青年连连哀叫:“大哥,我真的就是路过,没杀人放火,大哥你放了我吧!”

喻文州盯着青年看了一阵,见他骨瘦如柴眼窝深陷,胳膊上不少针孔,脸色也冷下来:“瘾君子?!”

黄少天一听不得了,他生平可是最恨毒品的,一脚踹在小腿窝,青年咕咚跪地,哭爹喊娘的。

“说说吧,你进去干嘛?”喻文州把人拎起来。

“我就是路过……”话还没完,黄少天一拳抡起,吓得青年赶忙改口,“我就是看见这家店门没关,然后就进去看看,我可真的没杀人放火啊!”

喻文州和黄少天对视一眼,都觉得蹊跷,又继续追问:“叫什么?干什么的?进去多久了?看见什么了?”

“我叫方达旭,在网吧当夜班网管,买早饭路上看见卷闸门没关,我猪油蒙了心就进去了……”小青年讲了一半,忽然身后多出两人。

“这小子什么干活?”叶修搭着黄少天肩膀。

喻文州跟韩文清点头招呼,将情况讲给两人听。

31情况突变

“噢?你说你进去之前门就开着?”叶修摸下巴。

“长官,我真没干啥!我没杀人!真的!我就是进去……”方达旭急的眼都红了。

韩文清揪着人衣领子低吼:“里面死人了?”

“我……不知道……不是我干的!真不是!”方达旭慌慌张张解释。

“文州你看着他,赶紧联系队里,少天掩护,我和老韩进去!”叶修迅速布控,眼神锐利的好像一匹发现猎物的美洲豹。

“我和少天进去,你在门口掩护。”韩文清说话间已经掏出枪来,而黄少天早就进入状态,敏捷的钻入车行。

韩文清躲在一根钢架边,用枪指楼上。

黄少天立刻会意,贴着楼梯内测的墙壁,小心翼翼上二楼,确定没有异常后,给楼下做个OK的手势。

韩文清故技重施,一个登踏动作就上到二楼,瞬间测滚翻来到值班室外。

韩文清发现值班室的门虚掩着,空气中有浓重的铁锈味,一推门,一片狼藉。

黄少天此刻已经来到另一间房门外,这间门确是锁着的。

韩文清看完值班室的情况,出来一脚踹开这间房门,发现桌子上的登记本不见了。

 

32味道

叶修背着手在一楼转了一大圈,才不慌不忙上二楼。值班室里依旧是几小时之前的凌乱样,值班员躺在血泊之中,死不瞑目的模样。

“老方。”叶修和鉴识科的方世谦打了个照面。

“死者男性,年龄35岁左右,死亡时间不超过两小时,从现场情况看凶手与死者认识,凶器应该是钢条钢管或者钢锯一类的钝器。现场收集到的脚印指纹还需要比对,我去隔壁看看。”方世谦指着叶修说,“你送来的残渣剩饭检测过了,没毒。”

值班员的尸体已经处理转移,使得现场的血迹更加刺目而狰狞,韩文清站在值班室外深呼吸,鼻腔里全是铁锈味。

叶修缓缓走进值班室,这股血的味道更加浓重,叫人不适。

33凶器何在

“唔……熟人作案……”叶修有些困惑的皱眉,从二楼过道向下看去,散落的工具随处可见。“遍地都是凶器,就算带进值班室被死者发现也不会引起怀疑。”

“现场的血脚印是方达旭的。”韩文清从外面进来,告诉站在二楼的叶修。

“这些脚印这么慌乱,又一直跑到门外,的确不符合这个凶案的罪犯气质。”张新杰从楼上下来,身后跟着挂着录影器材的乔一帆。

“他既然不担心被死者怀疑,那么作案工具就应该……”叶修顺着地板上的血迹仔细分辨。

韩文清左右看了两眼,又在周围仔细寻找无果,之后一路出了车行沿着路边拐进一条巷子总算停住脚步。狭窄的巷道里停着一辆货车,车里装的全是废铜烂铁。

韩文清抬头,就看见叶修在二楼窗边朝他竖起大拇指。


评论(1)
热度(31)
 

© 阿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