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人

韩叶主/抽风整合删贴属性/错别字专家级别/更新APM-600+600/脑洞清奇/圈地自萌/图文双修/十年怪圈出不去/授权订单互粉问题请私信/

倒退吧时光,宁愿青涩,宁愿沉溺

 

【全职/韩叶】男人要战斗 番外四 此生最美的风景

必须写在篇头的话:

惊讶吧?开心不?这篇竟然出新番外了!

虽然现在已经冬天了,但是还是得说说夏天的事儿。

原本 打算 夏休期 出 本 的 我,因为住院什么的一直耽搁着,直到上个月底感觉有码字的心思了才开撸否,然后就收到了各方关心。

感动之余,对没能按时出本也真是十八分的歉意,所以就默默更着警察那篇,没敢提这回事儿。

随后就收到了更多的关于本子的提问,在这统一答复一次各位妹子,也算是我正经回归啦。

本子的事要从长计议,下月初会重新提上计划,保质量的前提下尽快开售。我可从来没承认过不关窗啊!!!呜TAT

没脸没皮蹭。



四个字剧情提醒:婚礼前篇

当然众位也可以当成正文真正的结尾来看。


番外四 此生最美的风景


看热闹不嫌事大,旁观者坑了当事人这种事也从来都不是传说,尤其是在荣耀圈子里。

在身为旁观者一号张佳乐的纵恿下,旁观者二号孙哲平立刻就心领神会的大手一挥,义斩全体齐齐化身为婚礼赞助;而身为娘家人的旁观者三号苏沐橙更是拉着兴欣众人和所有女选手们充当了婚礼策划;至于自告奋勇的婚礼司仪自然就是旁观者四号黄少天了,而旁观者五号张新杰同学当仁不让的成了红娘,还有摇点决胜的六号王杰希七号肖时钦八号方锐九号喻文州,这四位充当了新郎和新郎的伴郎们,而剩下的其他人,则全体化身为婆家人和娘家人,总的说来就是群众演员。

当事者之一的韩文清心情可谓建国后几十年难得一遇的艳阳天,虽然这伙人相当之不靠谱,但看在原因的面子上,还是放任各位瞎搞胡搞去了,办喜事嘛,只要对象是跟叶修,怎么折腾也扛得住,无非就是那些少儿不宜的游戏而已嘛。

作为当事者之二的叶修却相当清楚这些年来自己在荣耀场上杀人无数,损人无数,不用过脑子就知道一旦答应准没好事。可他偷偷瞄了一眼心情还不错的韩文清,不知怎么就没狠下心,原本拒绝的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哥难得结一次婚,谁逃红包谁就一辈子幸运E!”气的幸运E代言人上去就想给这个嘴欠的两脚。

然后两个当事人就成了最无所事事的人,其他人早就高效率运作起来,就连年纪最小的卢翰文也被赋予了花童的任务,跟着同为花童的乔一帆高英杰还有宋奇英,被魏琛和包子撺掇着溜到酒店外面撸花瓣去了。

叶修挠挠头再揉揉鼻子,趁人不注意跑出了准备室,偷偷摸摸的往电脑包间蹭,刚走了两步就被拎着领子转回身:“唉?老韩你干嘛!”

韩文清松开手,就听见陈果的声音放大了无数倍,响彻整个大厅:“叶修!给我滚回准备室来!”

叶修重重叹口气,缩着脖子跟韩文清回去,灰溜溜的。

韩文清不悦:“不情愿?”

叶修拾起笑脸:“哪能。”

黄少天正在一边写主持稿,看见叶修回来就一通嘲笑:“老叶,你说你这么大人了,还逃婚不成?一百多号人呢你能跑哪去?想放我们鸽子也得看看这次的排场!别告诉我你是尿急!我才不……”

新郎韩竖着眉毛打断话唠的长篇大论,他就盯着新郎叶,放了两个字:“紧张?”

新郎叶不吭气,眼珠子来回乱转。

韩文清一掌拍在叶修胸口,停了几秒后才缓缓开口:“你这叫紧张?”

一边备场的黄少天立刻就嚷嚷着死叶修不要脸,还没办喜事呢先秀人一脸,然后拽着帮忙想词儿的喻文州一起出了准备室,还没忘帮没羞没臊的两位当事人带上门。

叶修可没功夫管黄少天说的什么,一听韩文清叫板立刻就不服气了,也伸出爪子搁在对方胸前,再眯着眼睛打量,竟然比自己心跳还快,最后张了嘴却啥也没说。

倒是韩文清淡定的收回手,理所当然的说:”我这才叫紧张。“

叶修却拿食指戳着韩文清的前胸:”新媳妇上花轿,头一回哈?“

韩文清顺着修长的手指头看到叶修肩头:”你不也一样。“

叶修想想也对,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谁,那缠人的手指头依旧在结实的胸前画着圈,嘴上却还要占便宜:”看到你也如此紧张,我就放心了。“

韩文清狠狠拍开那只捣乱的手,一脚把叶修踢进浴室:”结婚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叶修嘿嘿一笑,抓紧时间洗漱,等会那堆母老虎就得来看场子,鬼知道自己会被折磨成什么样。


十分钟后,女眷们拎着大件小件进了准备室。

楚云秀瞧了一眼韩文清,满意的点点头:”韩队的准备工作做的不错嘛。“

陈果却指着短裤背心的叶修冷了脸:”你怎么想的头发弄这么湿!“

苏沐橙见状立刻翻出吹风机来:”赶紧吹干就好啦!“

唐柔将一身衣服塞给韩文清:“韩队长,换完了记得来化妆造型。”

然后叶修就咧着嘴坐到椅子上,任由自己妹子吹头发,再看着老韩一言不发的拎着衣服进了卧室。

不一会儿,叶修也溜进来,一抬眼就被定了身。

“怎么?”还在系领口的人压根没功夫理会他这又是抽哪门子风。

没好意思说老韩你太特么帅了我都看呆了这种话的叶某人默默打开自己的那包衣服。

“沐橙挑的衣服不错。”韩文清总算穿好了衬衫,就顺便看了一眼还搁在床上的另一套喜服。

韩文清自己的这身是深红色斜纹衬衣,搭条黑色嵌了金丝的领带,黑西装。叶修那身倒是一模一样的款式,却是领带换成了领结。

韩文清挑眉看脱了上衣却扭扭捏捏的叶修,那意思,你怎么还不换?

叶修就翻着眼皮在韩文清身上打转。

韩文清拧眉发现叶修手里攥着的红内裤,咳嗽一声还是给足了已经脸色微红的叶修面子,转身先出去了。

韩大大坐在椅子上,接受众位女将在自己头上施法,随后身为伴郎的那几位换好了衣服连一眼热闹还没来得及看,就被楚云秀挨个压着坐在椅子上,化妆。

“啧!啧啧!啧啧啧啧!”姗姗来迟的叶修瞅着镜子前头的那一溜儿怎么看怎么拘束的大老爷们,他就忘了自己的身份,“王大眼你竟然带美瞳!”

一圈男人再也忍不住,笑的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最后多亏了陈果绝技狮子吼,吼的所有男士捂着耳朵低下头,连韩文清都微微变了脸色,更别提叶修乖乖坐到镜子前任人宰割。


都说人靠衣服马靠鞍,在一群女人坚持不懈的捯饬下,几个大男人真的耐看了不只一点点。

红花瓣红地毯红绸子红囍字,有一百多号人守着,再多道具都不是事儿,就这么吵吵闹闹,天也透亮了。女眷们总算高抬贵手,回女宾房里互相捯饬去了。几位终于自由了的伴郎和司仪黄少天一起跑出准备室做最后彩排,闹哄哄的准备室里瞬间冷清下来。

“太闹腾了。”叶修哈欠连天,却不敢动手揉脸,生怕毁了妆再被一群女人折磨。

韩文清无语,弯腰拾起地上的包装袋,的确太闹腾了。

“给人耍猴戏挺开心的哈?”叶修嘴上埋怨着,脸上的笑意却怎么都藏不住。

“有大伙当见证人挺好。”韩文清看着眼前口是心非的叶修微笑着朝自己伸出手。

叶修的手微凉,被包裹在韩文清温暖又干燥的掌心里,二人相视而笑,眼里是此生最美的风景。


……………………



评论(2)
热度(54)
 

© 阿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