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人

韩叶主/抽风整合删贴属性/错别字专家级别/更新APM-600+600/脑洞清奇/圈地自萌/图文双修/十年怪圈出不去/授权订单互粉问题请私信/

倒退吧时光,宁愿青涩,宁愿沉溺

 

【全职高手】当歌一+二

2016开新坑(o゜▽゜)o,选在这样一个四年一度的日子。去年说好的出本还没出,感谢各位依然惦记着,今年计划依旧是出本和填坑。

这篇文就是架空,当然我支持的西皮韩叶场合是一定要出现的,目前是粮食向无雷区,每次重点人员打tag,没特别情况就不打西皮tag了,谢谢捧场。

正文

霸图门内。
一身劲装的男子脚下生风,穿过七拐八绕的廊苑花厅直奔马厩,身后数人欲言又止,大家从没见过自家掌门焦急成这幅模样。
忽然,极为严肃的声音响起:“掌门!”
男子停下动作,回身看喊他的人,眉间压着狂风暴雨:“何事?”
“嘉世换将已成定局,如今赶去也无济于事。”张新杰不卑不亢,无视对方犀利的目光。
韩文清沉着脸色,张新杰说的全是大实话,生冷却无从反驳。
“既然嘉世未曾提及细节,相信叶前辈吉人自有天相。”张新杰微微俯首,恭恭敬敬的请掌门回去。
韩文清冷静下来,他深知叶秋其人,自然该相信这人有护自己周全的本事,只不过当目光落在信件的字里行间时,“叶修失联”几个字依旧刺眼烧心,一怒之下一掌瞬间拍碎了拴马桩,狠狠骂道:“混账!”
“掌门息怒!”张新杰退后半步,为方才掌门那一闪而逝的杀意感到震惊。
“掌门息怒!”众人虽不知因果,但是跟着副掌门一同请愿总不会错。
那一句混账,是骂嘉世忘恩负义,也骂叶秋没出息,更骂自己无能为力。
直到韩文清拨开众人返回前院,宋奇英才小心翼翼问:“副掌门,您说的叶前辈是?”
张新杰眼角高挑,吐出二字:“斗神。”
“嘶……”周围一片吸气声,难怪这么大火气,掌门的死对头。

嘉世之外。
漫天漫地的苍茫之中,一人一马缓缓走着,马背上的人轻声叹息,七年前慷慨激昂少年狂,晴空万里江山壮,现如今故土河山依旧在,却没了自己立足之地。
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叶修双耳微动,立刻将情绪藏进眼底,笑对疾驰而来的小红马。
苏沐橙一脸焦急,只等马儿追上前方的人才喊了一句:“哥!”
“你这是?”叶修收敛笑意,他最怕连累妹妹。
“瞧把你吓得,怕我赖着你啊?”苏沐橙见叶修那样反倒笑了,随手将两个包袱递过去,气氛也轻松不少。
叶修双手一沉,心知包里必是不少真金白银,干脆反手推回去:“你自己留着。”
苏沐橙却执意不肯。她低着头,几番忍耐,还是问出口:“我自会照顾自己,他们还动不得我。只是你又当如何?”
叶修本来没想这么多,却不忍自家妹子如此难过,承诺道:“哥休息够了就回来。”

北风吹,雪花飘。
辞别了苏沐橙,叶修再次上路,心情已轻松不少。可行不多久,寒风乍起,凛冽如刀。衣衫单薄的他连打了三个滔天的喷嚏,眼瞅着天色已晚,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心里想着这再下场鹅毛雪,那酸爽……
上天真是感知叶修所想,没一会儿,晶莹剔透的小雪花就落进眼里,冻的人浑身发紧。
“唉!”叶修本就是随意之人,四处张望一番,这里的一草一木他早已熟悉。江南虽富庶,可军营离城颇远,尤其隆冬节气,更是连个打猎的都难有,四处都是荒山,除了暂避风雪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叶修如此想着,目光落在不远处。

针锋相对。
剑圣大人冷着一张脸。原本就是借着军中事务送信之故找叶秋切磋,到了军中却被告知如今嘉世大将已换,对着眼前这位眼高于顶的新主将,黄少天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孙翔闻听年前这人是剑圣,好斗的性子瞬间点亮了双眼,扬着下巴问:“你是蓝雨的黄少天?”
黄少天冷笑一声:“小爷我来寻叶秋,你是哪个?”
孙翔脸色一变:“嘉世主将如今是我!”
黄少天慢悠悠的抬眼,下一秒却将目光挪开,表情里写满了“阁下是谁我不认识。”
孙翔被这一眼彻底惹毛,挪步来到黄少天身前吼道:“你敢跟我比试吗?”
眼见这位新主将一点就炸,黄少天心下更多了几分轻视,不着痕迹退后两步,再翻一个大大的白眼,连嘴皮子都懒得动了。
“你!欺人太甚!”孙翔火冒三丈,挥拳抢攻。
黄少天轻松躲闪,再看孙翔气急败坏的模样,剑圣大人不慌不忙开了腔:“哟,看不出你还会打王八拳?啧啧啧,你那眼睛出气使的?怎么跟个绣花枕头一样?力道不够啊,给小爷我挠痒都嫌轻!”
孙翔羞愤交加,咬牙切齿对侍卫吼道:“去取我的却邪来!”
黄少天闻言面色突变,反手揪住孙翔领子冷声问:“叶秋在哪?”却邪都易主了?那叶秋的处境岂非不妙?
“哼,赢了我再告诉你!”孙翔随手抄起凳子砸向黄少天。
黄少天抽剑挡开,目光凛凛:“敬酒不吃吃罚酒!”

嘉世副将
刘皓原本只想守在账外暗中观望,发现这个孙翔也是太没心机,不懂逢源却和蓝雨大将结梁子,这种人太好利用。依然身居副将的他意识到这是交好孙翔的机会,即刻现身拦在两人之间,对孙翔一拱手:“孙将军息怒!”趁孙翔愣住之际,再扭头对黄少天微微屈膝卑躬道:“剑圣大人,叶秋已经离开嘉世了。”
黄少天心里咯噔一声,却不肯信。他深知刘皓此人阴险,担心叶秋凶多吉少却不敢妄动,暗暗决定速速将消息带回蓝雨问问自家掌门再做计较。黄少天一番斟酌后心意已定,抬脚却见着苏沐橙牵着马哼着小曲走过来。
“苏妹子?”黄少天唤她。
苏沐橙看清来人,点头笑道:“少天。”
“叶秋他……”黄少天隐隐担心,苏沐橙这表现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一旁的刘皓生怕这小女子说出什么,急忙插言:“沐橙,你去哪里了?”
“喂马你也管吗?”苏沐橙冷冷淡淡,丝毫没给嘉世副将面子。
“要是没事你先回去吧。”刘皓却仍旧维持着笑脸,“剑圣大人,天色已晚,不如留……”
“不必,我还要赶回蓝雨去。”黄少天没再理刘皓,视线落在苏沐橙身上,“一切都好?”
“呵呵,都好。”苏沐橙也不多说,给了黄少天一个放心的眼神,牵着马自行而去。
“就此告辞。”黄少天翻身上马疾驰而去,留下满面尘土的刘皓。

晚来风急
叶修终于停在一处背风山坡下,左右观望颇为满意。他翻身下马,搓着手将附近还算干燥的枯枝败叶揽成一堆,又找来石块堆好,眼前的几颗大树能遮挡住大半的寒风劲力,叶修将沐橙送来的冬衣穿好,难免想起往日,他本就是随遇而安之人,多年前如此,现在也一般。
只是眼前这生火,没有火折子,总不会要钻木吧?如此想着,叶修笑出声来,罢了,这种事也不是没做过。

评论
热度(10)
 

© 阿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