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人

韩叶主/抽风整合删贴属性/错别字专家级别/更新APM-600+600/脑洞清奇/圈地自萌/图文双修/十年怪圈出不去/授权订单互粉问题请私信/

倒退吧时光,宁愿青涩,宁愿沉溺

 

【全职高手】当歌三-六

如是因果
陈果努力吸着鼻子,衣裳湿了也不在乎,就那样失魂落魄的走着。想起路过关隘时看到的告示,嘉世换将,叶秋失联?她难以置信,守护这一方水土的斗神,那是陈果仰视的存在,怎么忽然就换人了?陈果仍记得,多年前嘉世大军从她家门前经过,远去的那一抹枫红战袍,以及荡气回肠的嘉世军歌。
“果果,明天陪我去逛庙会可好?”唐柔虽不是当地人,但被陈果日日唠叨,也知道叶秋是谁,今日看到告示前围着的大群百姓失声痛哭的模样,暗暗感叹。
“嗯……你说叶秋会不会有事啊?”陈果哽咽,心里还是放不下。
唐柔看着那双通红的眼睛,郑重点头:“你不是说他是斗神吗?哪有那么容易死。”
陈果觉得有些道理,立刻抹去泪水,笑着点头,冲着满天雪花不停喊着:“叶秋才不会死!”
陈果就这样一路嚷着,身后的唐柔忽然停了脚步:“果果,你听。”
“嗯?”陈果只听得风声嘈杂,莫名其妙的望着唐柔。
唐柔抿嘴,她听力极好,自然听到一阵噼里啪啦声,寻声望去,远处山坡底下隐约有火光。
陈果这时也看见了,拉着唐柔道:“过去瞧瞧!”

我就是叶秋
叶修听到远处的喧闹,确定是两个女子也就没放心上,好不容易生好火了,他不急着赶路,可脚步声似乎越来越近了。
“你是嘉世的?”问话的是陈果。
叶修自然知道对方是因为肩上的枫叶袖章才这么问,只是这问题他实在为难,只好点头。
陈果打量着烤火那人:“我看你这样子也不像是习武的,难道是军中的文官?瞧你这旧靴,是退伍老兵哈?你这么年轻,别是负伤什么的?不过看你脸色也不像受伤了……”
唐柔可不像陈果那样,但是她也打量眼前这人,“你真是嘉世的?”
“曾经是。”叶修将二人表现看在眼里,一个热情直爽一个深藏不露,挺有趣。
陈果眼神明亮,立刻问道:“那你可认识叶秋?”
叶修说:“我就是叶秋。”
陈果一脸别逗了的表情反驳:“就你?我还苏沐橙呢!”
叶修哑然,却也没忽视另外那个女子探寻的目光。
唐柔幽幽出口:“嘉世已经换将了,叶秋失联。”
陈果深情一僵,咬着嘴唇拼命忍泪:“虽然你只是个退伍的,但是也会为斗神难过吧。”
叶秋看着这位素不相识却为他落泪之人,心内一阵唏嘘。

兴欣驿站
南来北往,皆是因缘。叶修选择随缘,跟着陈果和唐柔一起上路,只是此刻的他还不知这个选择将为他带来怎样的结果。
“前面不远就是了。”陈果指给叶修看,她心地善良,自然不会任由叶修一人在雪中烤火。
这一路听着,叶修已经知道了陈果的来历。她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经常接点押运跑腿的生意,没有什么家人,唐柔是她的手下也是闺中密友,两人守着一座驿站,生活也算无忧。
叶修看着眼前的幌子,兴欣二字虽平淡无奇,却颇有眼缘:“陈老板,这驿站可还缺跑堂?”

伙计叶修
“你要干跑堂?”陈果吃惊,看这叶修岁数也不小了。
叶修一本正经的点头,他虽然收了包裹,但那些银子还是留给了苏沐橙。
陈果思量一番说道:“我这守夜的倒有个空缺,也不用特别干什么,就是招呼下晚间的客人,你要是能行今天开始就值夜,吃住都管。”
“老板你这晚上也做生意?”叶修打量一圈,现在已经入夜,驿站内灯火通明。
“果果是为路过的人留着灯火。”唐柔交待人安顿马匹,她知道陈果又发善心了,驿站什么时候需要专人值夜呢?
“怎么着,干是不干?”陈果笑盈盈的望着叶修。
叶修已经跟着陈果将驿站看了个遍,虽算不得梨花珠帘,也没有嘉世关前驿站那样大气,但也十分温馨,比较普通驿站处处透着精致周到,眼见着井井有条的大厅,叶修明白记下陈果答应收留她的一片善意,也不挑明,袖子一挽开始值夜。

无巧不成书
黄少天离开嘉世后一路疾行,道路两旁星星点点的积雪,视线内尽是苍茫。
“江南的雪怎么没完没了的下,岭南都不下雪的!”黄少天碎碎嘟囔,用力夹马肚子,雪要是一直这么下,入夜降温无处投宿就麻烦了。
叶修将铜壶放在炉子上,时至此刻自己也感叹人生难料,一天功夫,嘉世大将成了驿站跑堂。跑堂也好,至少衣食无忧,可以做些从前没时间做的事。夜已经深了,一楼大厅已经没了客人,就连楼上客房也都熄灯了,叶修独自一人坐在大厅里,听着驿站外高高的幌子随风呼啸,偶尔传来一两声马儿的鼻响。
不知何时,外头传来一阵响动。
黄少天不知行了多久,风雪夜里总算看见一处灯火,近了发现是处驿站,心里大呼得救了!赶紧翻身下马,还没抖落一身风雪,待看清楚眼前接过马缰绳的人,嘴巴张得老大,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叶修不紧不慢栓好马,拉着黄少天走进大厅,将人按在火炉前坐好调笑道:“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黄少天捂着嘴巴,心里狂喊卧槽,也不敢高声言语,只好凑近了细瞧,确定是这人没错,这才开口说话:“什么情况?”

秉烛夜谈
“就是这样。”叶修将原委说给黄少天听,心情早已平静无波。
“啧啧啧,早就跟你说那姓刘的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你大意了啊!被嘉世夺了权,你这次可是伤筋动骨吧?”黄少天喝口热茶,津津有味的听。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叶修看着炉子里的小火苗,仅剩的那点纠结也彻底融化了。
“嗯!嗯?从头再来?”黄少天惊讶,他深知从头再来意味着什么,对叶修的遭遇更不平了,“你就轻易饶了嘉世那帮孙子了?我怎么不记得你是这么怂的人呢?”
叶修看一眼将熄的油灯,“你回楼上客房吧,记住我现在叫叶修,别暴露我!告诉文州也不行。”
“好,我知道了。”黄少天应允,他还有好多话想说,也有好多事情还想不明白,直到回到客房才想起来自己这一天劳碌奔波还不曾吃饭,小声骂着叶修这家伙太小气了,只给水喝连碗面条都不给吃,愤愤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特别任务
这一日,陈果在柜台前愁眉不展,正巧被叼着油条的叶修撞见了。
叶修一口一口吃完油条,掏出帕子抹抹嘴,开口招呼:“老板娘。”
“你下班了啊?”陈果懒洋洋的答应,显然被什么苦恼着。
“嗯,我去休息了。”叶修转身上楼。
陈果盯着叶修,怔怔问:“叶修,你说你曾是嘉世的,那你会武吗?”
叶修回了一句会,连脚步都没停。
陈果顿时就醒了,惊喜的一拍桌子:“就你了!”
叶修悠悠转头,一脸疑惑。
陈果这才意识到失态,咳嗽两声说:“行了行了,你先去睡吧,醒来陪我出去一趟。”
叶修点头离去,那就醒来再说。
陈果却一脸轻松,总算解决了大难题。
叶修醒了的时候,已经过了正午,陈果身穿短打站在后院,一头乌发用跟红绳系住,铿锵玫瑰般精干模样。
陈果扔给叶修一袋干粮和水囊:“没时间了,路上对付着吃。”
叶修迅速收好,自牵来马和陈果一同上路。
“小唐呢?”叶修问,他清楚押镖送信都是唐柔跟着。
“我许她放假回家,年后再回来。”陈果催马跑在前面,心急火燎的样子,“你快些,要送的东西是加急的,耽误了一上午了!”
叶修摇摇头,这老板娘比自己岁数还大,却总是青春如火精力旺盛的模样,还真是吃不消。

谁言寸草心
乔一帆在微草两年了,同他一起的伙伴如今已经是掌门的亲传弟子,而他却仍旧是默默无闻的门生。想起两年来毫无存在感的生活,不是不难过的,可是乔一帆仍旧默默努力着,虽然这努力还没有收获。
高英杰下课后一路飞奔,他还记得约了好友:“一帆,抱歉我来晚了。”
“没事,掌门又给你开小灶啊?”乔一帆看着对面这个和自己一般高的少年,有些羡慕,更多自卑。
“嗯,掌门让我去后山打泉水,一起去吧?”高英杰笑着,眼睛格外明亮。
“走。”乔一帆点头,两个少年相伴而去。
身后不远处,王杰希将二人行动看的一清二楚,这两个孩子的将来注定是不同的。高英杰是难得一见可以传承自己衣钵的弟子,可这个年纪更小的乔一帆,是不是当初看走眼了呢?还有其他的弟子,一个一个也需要磨练。微草门下年终大考要到了,嘉世那边又突然换将,叶秋还下落不知,诸多琐事让微草掌门那一双眼睛更加不对称了。

套住了
包子是个苦孩子,幼年父母皆亡,一路流浪长大。由于早年缺爱少教流浪街边常常与人争斗,包子练就了敏捷的身手,又因为生的俊俏,被看赌场的老板看中,雇来看场子。可惜这个包子是个脱线的,没几日就得罪了有势力的东家被辞退,只能同一帮混混们四处流窜。
天有四时,严冬季节本就少有猎物,出外找机遇的包子却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只野猪,只是看着口水就流下来了。
正面抓捕了几次,包子发现自己打不过野猪,只好自制绳索陷阱引那野猪上套。包子开心的去寻那野猪,还没走远,身后就一阵嘶鸣,包子挠挠脑袋很困惑,忽然又拍手大笑:“套住了!!”
从马上摔下来的陈果怒吼:“谁这么缺德!”
马背上的叶修看着藏在枯草里的陷阱,若有所思。
包子兴冲冲的跑来,却看见陈果刚从地上爬起来:“哎呀!不是野猪。”
陈果听了更火大:“谁是野猪!”
“噢,不是你,你不是野猪!”包子有些心虚,毕竟陷阱拌了别人。
“你怎么说话呢!”陈果更加咬牙切齿了。
叶修指着那个绳索“这是你做的陷阱?”
“哦!是我!”包子一口承认,小心翼翼走到陷阱跟前,“我也不知道你的马儿中计,我是要套野猪的。”
陈果心疼的看着窝在地上的马,这是跟了自己好几年的小红马啊,也不知道伤重不重。
“额,我可以帮你解开的。”包子上前,摸到被绑着的马腿。
“你小心一点!伤了它我跟你没完!”陈果狠狠瞪着眼前的少年。

踏破铁鞋无觅处
叶修关注着眼前这个没心没肺的少年轻易解开了锁套,不禁惊讶:“你一个人抓野猪?”
陈果检查一番小红马,确定没有伤到筋骨,脸色才好看了些:“你还挺有两下的。”
“那只猪我抓了它好几天了!太狡猾一直抓不到呢!”包子歪着脑袋,琢磨着再造一个新陷阱。
“你这套索的功夫是自己想的?”
“一个猥琐大叔教我的。”包子心不在焉的回答,还在研究那个套索。
“那大叔你认识?”叶修接过包子手里的绳子,三两下打了几个结又还给包子。
包子摇头,只顾拿着叶修做的绳索翻来覆去研究。
叶修轻叹,这个人已经消失好几年了。
陈果在一旁云里雾里:“你们说啥呢?还有那个绳索你也会啊?”
叶修微微惋惜,很快再次上马:“走吧。”
陈果看看还在出神的包子,想着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两人正要走,包子又没头没脑的冲到叶修马前:“老大!这个绳索太神奇了!为了报答你,我可以带你去找那个大叔!离这不远。”
“嗯?”叶修也被包子的跳脱给震住了,不过他说能找到那个猥琐的老东西?
“找谁?”陈果特别好奇,虽然她对包子的第一印象很糟糕。
“一个老友。”叶修看向陈果。
陈果点头:“那行啊,反正送信的事情办完了,我跟着你一起去。”
“那就请这位兄弟带路吧。”叶修道。

老而不死是为贼
“你确定是这?”陈果半信半疑。
叶修看着眼前的墙根,一阵无力。
“是这里,两年前我就在这碰到大叔的。”包子一脸坦诚,完全不似撒谎。
“你说两年前?”陈果嚷到,她又被这个包子坑了,关键是这个包子是真脱线,你没法计较。
“两年前啊,为了学这个手艺我还给大叔买了只烧鸡呢!”包子争辩,他可是实话实说的。
此时此刻,头顶上传来一阵带着土渣味道的呵斥:“你们要吵一边吵去,不要妨碍爷爷睡觉。”
墙根下的陈果横眉冷对:“谁吵你了?不爱听一边待着去!”
“唉?这个小娘子还挺火爆哈?”楼上传来爽朗笑声。
陈果气红了一张脸,又不好跟这种混人计较,只得咬牙切齿的瞪着楼上那扇虚掩的窗。
叶修呵呵一笑:“老东西,还不滚下来受死!”
“让我看看哪个胆肥的如此嚣张!敢这么叫你爷爷!”楼上的窗户开了,露出一个脑袋。
包子指着那人惊讶道:“咦!大叔!”

故人见面
叶修看着楼上的人,正是消失已久的魏琛。
“你!你……!你!叶……”魏琛反应就大多了,指着楼下的叶修说不出话来。
“对呀,我就是叶修。”叶修一个眼色,险些被这老东西叫破身份。
魏琛反应极快,眼珠子转了转嚷嚷:“对!就是你这个畜生!”
“赶紧下来,不然劈死你!”叶修也不恼怒,喷垃圾话,他和眼前这位是伯仲之间。
“哎呀你说下来就下来,有本事你上来!你上来爷爷就下去!”楼上的魏琛气焰也嚣张到不行,骂起仗来丝毫不惧。
你来我往间,看傻了一群观众,包子张着大嘴一脸崇拜的盯着二位骂架翘楚:“老大和大叔都好强!”
“闭嘴!”陈果终于忍无可忍,厉声呵之。
魏琛被陈果吼的一顿,朝叶修飞眼:“你姘头?”
不等叶修否认,陈果先炸了:“你这个老货出口成脏像什么样子!”
“这是我老板。”叶修板着脸解释,忍笑忍的相当辛苦。


2016-03-01  | 7 3  |     |  #全职高手
评论(3)
热度(7)
 

© 阿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