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人

韩叶主/抽风整合删贴属性/错别字专家级别/更新APM-600+600/脑洞清奇/圈地自萌/图文双修/十年怪圈出不去/授权订单互粉问题请私信/

倒退吧时光,宁愿青涩,宁愿沉溺

 

【全职/韩叶】荣耀泡面奇缘 一

0529第一弹!零点来贺!叶神生日快乐!这章给叶秋加戏,生日出镜必须的!

原著:全职高手

西皮:韩叶

背景:叶修离家起始

废话:这题目我纠结了三天,最终在一泡惊情,荣耀泡面奇缘,康师傅之吻中间,选择了这个充满日剧风格恶俗狗血的名字,其实觉得另外两个名字也挺那啥的︿( ̄︶ ̄)︽( ̄︶ ̄)︿闷声攒大招ING

看点提示:叶修巧施三十六计,离家日坑弟又坑爹,掌中乾坤技惊四座,再相逢泡面结奇缘。

一、人不中二枉少年

十多年之前,B市的五环公路建设还没开工,电视塔隔壁的房价也才四位数,PM2.5还只是个传说。然而这一切与只是初中毕业的叶修全无关联,与他密切相关的,好消息莫过于没有暑假作业也不用上补习班听老师哔叨了,至于坏消息,当然是B市网吧竟然开始全面封禁未成年人上网了。这对于一个时间大把大把无处挥霍的网瘾少年来说,简直生无可恋。

月兔东升,老人们摇着蒲扇坐在胡同口聊闲天,方才聊的是谁家的媳妇带着孩子回娘家了,眼下的话题已经跑到申奥成功上了,估计一会儿能扯到中美关系或者明星隐私方面,咱们朝阳群众为了世界和平也是操碎了心。胡同另一头儿,老王家那只高冷的白毛波斯猫霸占了青石台阶上最平整宽厚的一阶,它懒洋洋的趴着乘凉,偶尔用完美的异瞳瞅几眼路过的同类,却完全无视逗弄它的愚蠢人类。胡同中间是家年代久远的小商店,掉漆的窗台下头有张不论寒暑都躺在那里的钢丝床。每到这个季节,上面都会码齐一溜西瓜,当中一个刚杀开的,月牙形状的几瓣只是看着就诱人口舌。吃罢晚饭的孩子们一边啃着瓜瓤一边在月光下玩着怎么也玩不腻的游戏,疯跑疯闹,喊叫声能穿破满街院墙。

军事管制区倒是远离世俗尘嚣,可纵使深宅大院依旧抵挡不住高温来袭。宅男叶修眯着眼,家里空调坏了,墙上的温度计依旧飘红在30以上,仿佛视线之内都被烫熟了,尤其是自己——凉席都睡出一身水来,这日子可怎么过。
少年苦哈哈的翻身坐起,熟悉的熄灯号已经响起,他忽然有些好奇同屋的弟弟既然没和父母一起去看露天电影,又不在屋里老实挺尸,这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发生了吗?八卦之魂催使之下,叶修的房门悄悄露出一道缝隙,赶巧目睹叶秋鬼鬼祟祟往书包里面塞衣服食物全程。拖着腮帮子的双胞胎哥哥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假装睡着的叶修从指缝里看到叶秋端起整整混入五颗酒心巧克力的酒心含量的晚安牛奶一口闷,五秒后如愿听到一阵响动,再一脸果然如此的爬起来将倒在床底下的弟弟搬上床安顿好。

两分钟后,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叶修立刻装模作样打开门迎接母亲大人检阅。大约是母上大人今晚过的异常开心,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床上睡死的叶秋,临走嘱咐叶修:“你也早点睡。”

早点睡?才怪!叶修异常艰难的挨到凌晨十分,轻手轻脚溜出房间,拎着那只鼓囊的背包,摸索着抽走书柜第二层左起第三本书,不动声色的离家出走了。

叶修沿着红墙向东而行,脚下不停,从天色朦胧直跑到某一点透出金红,他在熟悉的军乐声中注视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此时此刻,大大的兴奋下是呼之欲出的新生,同时又带着小小的迷茫,以及不由自主的紧张。叶修好不容易才克制自己不要大吼出来引发围观,就这样站到人群渐渐散去,才猛然想起什么,掏出那本名为《红与黑》的书仔仔细细翻找了几回,失望之余,对老爸的同情油然而生。老妈持家严谨,老头子的私房钱微薄的超乎想像。

“啧。”叶修叼着根点八中南海往地铁走,盘算着赶紧搭火车离开B市,再找个不查证的网吧好好发泄一下近日来不能上网的憋屈。他真是一点没操心家里人发现怎么办,或者说他根本是在回避考虑这些必然不好简单收场的问题。

叶秋睁开眼已经日上三竿,挣扎着坐在床上放空,彻底清醒过来才磨磨蹭蹭去洗漱,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桌上凉透了的油条豆浆,这才想起被遗弃在犄角旮旯的离家出走大戏。然而等叶秋翻遍整个屋子也遍寻不着那只待命的背包以及只会比自己晚起的哥哥,这才感受到世界天旋地转。
面对叶修留下的大纸条上歪七扭八的大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以及小纸条上东倒西歪的小字“背包借用,以后还你。”同为初中毕业生的叶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卧了个大槽!然而即使心中弹幕刷出一片彩虹墙,叶秋还是非常仗义的没有立即告发,毕竟叶家家规里有一条,兄弟犯错,必当株连。宁可错杀,不能错过!虽说这一遭八成躲不过一顿板子,但他觉着能躲一时也是好的。

就是因为这种不能言明的幼稚心理无形中成了叶修的掩护。当叶家家长下班归来,就着新闻联播吃完晚饭,再津津有味看完两集电视剧,眼瞅着该洗洗睡了去例行查房时这才意识到大儿子是真的离家出走而不是贪玩晚归的时候,叶修已经揣着站台票蹭上一趟去往H市的火车,并且成功抵达。

且不论叶家老头子如何一声暴喝惊跑了前来私会小点的老王家那只白毛波斯猫,也不说叶秋的屁股如何PK掉家里唯一的鸡毛掸子,更别管叶家母上发现自己男人竟然背着自己藏私房钱后的惊天一吼。只说少年叶修成功逃票上了火车,一瞬间的喜悦瞬间被即将到来的乘务员打散,取而代之的,是胆怯和心虚,毕竟这是人生第一次逃火车票。他埋头就向车厢中间走,这节车厢人不少,清一色的学生,眼见着查票的乘务员转身就走丝毫没有要查完这节车厢的意思,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下。

Q市一中与H市的特高是友好学校,每年暑假都有友好交流为名的互访夏令营。高一十班的韩文清同学不乐意每天按时去暑期补习班报到,只能主动参加夏令营。这便是他出现在火车上的原因,也是这节车厢被他们学校包场的缘故。正好便宜了叶修,躲过一次查票。
学校好歹上千人,也不可能人人都认识,叶修混在一车厢学生中间,一点也不显眼。当然,如果他不拿着掌中宝打俄罗斯方块的话。
“哥们俄罗斯方块打的不错?”戴眼镜的男生围观叶修为时已久,直到火车钻进山洞没了光线再出山洞不可避免的导致败局,这才发出感叹。
“还行吧。”叶修扭头看那人一眼,手下穿花一般又开一局。
“刚才分数三万那么高啊!”眼镜男更好奇了,顺便吸引一堆眼球望过来。
叶修继续操作,少年心性,有人捧场围观还是会小开心的。
“高手啊!”
“这手速真快,没看见又消了一层吗?”
爱凑热闹的男生们交头接耳,其中充满了佩服或不服。
“你还有什么游戏吗?能对战的那种。”这种问话一听就是不服气的。
叶修闻言抬起头,老老实实回答:“街霸。”
“来来来!练起来!”
在一人的怂恿下,带掌中宝的通通拿出来求战,可惜叶修操作娴熟,杀的其他人全部跪下唱征服。
“韩,你怎么不上?”韩文清对面的男生是他好友,很是好奇这样争强好胜的时候,游戏达人韩文清竟然避战?
韩文清的视线从叶修的掌中宝上挪开,一字一顿回答:“没电。”
“嗯?可以用我的。”赢得实在无聊的叶修顺手就把自己的递过去,从包里又摸出一只掌中宝开机,比先前的旧些。他本来是没位子坐的,可是架不住一圈人热情求战,稀里糊涂就坐到这位身边了。
叶修都主动提供设备了, 以韩文清这种性子自然是二话不说接战。直到游戏机没电关机之前,韩叶二人换着角色较量。结果嘛,叶修惨胜。

直到与叶修经历很久很久的相处之后,韩文清才发现很久很久以前的这场相遇,其实就叫做棋逢对手,命中注定。

叶修出了火车站深深吐出一口气,方才意犹未尽的对决已经抛之脑后。离家成功的成就感也在冗长的旅途中消耗殆尽,剩下的就是现实,如何在这陌生的H市活下去。当然,作为一个深深忌惮着被家人寻到的出走少年,他还是多此一举的强忍住车站附近网吧的强力吸引,趁着夜色尾随在韩文清和他的同学校友之后,穿街过巷到达一所中学附近。
不需要费劲寻找,短短百米路程,叶修已经路过三家网吧,眼见着和自己同车的人排队进了学校,自己懒得再走,就近找了一家夜市摊,坐在吱呀作响的小马扎上,以通关BOSS的手速消灭了两笼包子一盘炒面还有一碗馄饨。
放下碗筷付过饭钱,叶修叼着烟站起身,慢悠悠的将这百米周边来回溜了一圈,心里有数后,脚下也不迟疑,径直进了学校隔壁的网吧。

韩文清和同学们就住学校宿舍,三天时间,他们对周边方圆百米的吃喝玩乐场所了如指掌,而叶修体验附近三家网吧生活,同样用了三天时间。所以当韩文清和同学们翻墙找网吧战通宵时遇见叶修,根本就是必然。
“你们看那不是那高手吗?”其中一人指着同样办夜场卡的人惊讶道。
叶修闻声转身,人群中看到注视着他的男生,目光犀利,咄咄逼人。
韩文清真没想到世界可以小到在网吧遇见三天前火车上偶遇的对手,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然而挺简单的就能认出那人,个子不高,没什么精神,白衬衫搭牛仔裤,普通又简单的着装,此时此刻叼着支烟,玩世不恭的模样。
叶修朝着韩文清微微点头。
一分钟后,韩文清来到叶修身边的位置,坐下,开机。
感受到强烈注视的叶修扭脸:“嗯?”
“来两把。”韩文清说。
“……”叶修没有立刻答应,直到对方不耐烦的又问了一遍,才说出一个字,“行。”
韩文清瞟一眼叶修屏幕,点开劲舞团客户端。
“华北一区3线,房间号多少,密码123321”叶修说话间已经退了游戏重新建房。
韩文清刷新一下首页就发现排在第一位的房,额头一片黑线,有正常人起房间名叫做“房间号多少”的吗?重重敲下密码,韩文清进入房间,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系统装的boy造型,虽然穿着打扮low了点,可昵称起的霸气侧漏,叫做无敌战舰。
叶修瞥见进来的人,名为王者归来的帅哥一身黑衣劲装搭配红头带,王霸之气扑面而来。
“需要来个慢的热手不?”房主叶修敲字试探。
“直接apm200+”韩文清迅速回复,不留余地。

网吧里的空调丝毫抵挡不住网络战场炙热的气氛,盛夏夜,额头冒汗的二人从劲舞团斗到卡丁车,又从斗地主斗到军棋,最后两人合起伙来和其他人连CS。这一夜,各有胜负,意犹未尽,强烈的求胜欲望,前所未有。

“是不是说好输的人该请泡面的?”接近凌晨,叶修调侃。
“什么味道的?”虽然不甘心,但韩文清从来愿赌服输,不是赖账的人。
“随意,我不挑。”叶修摸出香烟点上,要不是囊中羞涩,他是不会用这种方式赚饭的。
韩文清站起身,向吧台走去,不一会儿,一个面桶墩在桌上:“红烧牛肉。”
叶修侧目:“加好水的?谢谢。”
韩文清却没理他,正忙着盖另一份泡面的盖子,之前用力过猛,纸盖变形总是盖不好。
叶修看了两秒钟,默默拿过韩文清手里的叉子,用一根刺戳破纸盖,顺势卡住桶边,纸盖被如此固定住,一点也不卷边。
“谢谢。”如此泡面功夫,韩文清心服口服。
“小事一桩,冬天的时候油料包不好挤对吧?其实不要撕开直接泡,面好了油也化开了,再撕开就成。”叶修开始交流泡面心得,挺骄傲的口气,“这个我是大师级。”
虽然不觉得泡面手艺好有什么炫耀的必要,韩文清还是破天荒的没有当面吐槽。
而短短几分钟的泡面时间,竟或多或少的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因为网页上的动态广告——《荣耀》!
“荣耀见!”
“荣耀见。”
下机时韩文清和叶修这样约定,虽然那时他们仍旧不知道对方名姓。

TBC

咱们天亮见!

脑抽广告:当豆汁遇上白花蛇草水,它们决定一起去找西湖边上找东方树叶尝一尝。

评论(4)
热度(38)
 

© 阿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