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人

韩叶主/抽风整合删贴属性/错别字专家级别/更新APM-600+600/脑洞清奇/圈地自萌/图文双修/十年怪圈出不去/授权订单互粉问题请私信/

倒退吧时光,宁愿青涩,宁愿沉溺

 

【全职/韩叶】荣耀泡面奇缘 四

第四弹!我都要为自己鼓掌了好吗?!经历了断网总算发上来了,格外焦躁。等会儿还有,我去努力了。


原著:全职高手

西皮:韩叶

本章背景:第一届职业联赛春节休赛

废话:每次开坑或者好久不写,我都会先仔细读原文找状态,尤其是开原文背景的坑,原文设定里面的前几届时间轴我这个强迫症不想深究,这样干的后果就是我会过度纠结原文导致脑洞死亡弃坑而去。有些是能含糊过去的时间节点,我也不会去精确,所以各位不要太在意这部分的细节。当然错别字,或者是帐号不对名字打错这种,欢迎捉虫。


四、式微式微胡不归

比赛可以是荣耀的重心,却永远不可能是全部。就像荣耀永远不是生活的全部一样。

自从霸图战队铩羽而归,农历年也接踵而至。职业联赛不会脸大到跟春运抢上座率,也还没实力和春晚抢收视空间,再小众的职业圈子,照样脱离不开大众群体的消费。选手要过年,工作人员要过年,更重要的还是金主要过年。职业联赛就这么暂停了,这对叶修影响不大,以前和苏家兄妹一起也就当个平常日子糊弄了,顶多多买几包速冻汤圆饺子煮着吃。

叶修等战队其他人都走了,才收拾收拾去找苏沐橙,管他别人家张灯结彩贴春联,这二人挤在那间旧房里,网费充好,该干嘛干嘛。

除夕夜,苏沐橙端了两盘饺子上桌,一本正经的看叶修:“跟你说个事。”

“我离开会儿啊!”叶修对着麦念了一句,立刻扔下电脑看过来。

苏沐橙瞄屏幕,聊天窗口里大漠孤烟回复了一排“……”

叶修问:“怎么?”

苏沐橙笑:“韩文清?”

叶修点头,继续问:“刚才要说什么?”

苏沐橙又不笑了,一字一句的说:“我想用沐雨橙风和你一起打比赛。”

叶修虽然也会遗憾沐雨橙风这个角色没能出现在职业舞台,可到底还是怕这丫头一个想不开扛上要代替哥哥而活的大旗从而牺牲自己未来的可能性,所以他没急着点头或摇头,只是平静的问:“为什么?”

苏沐橙知道这件事不算小,至少不是平常古灵精怪就能糊弄过去的事情,立刻认真的强调:“我不是只为了完成哥哥的梦想。”

这时候就体现出太过了解的坏处了,知根知底,谁都不好糊弄谁,幸好两人在大事上不会敷衍。叶修掏出烟点上,直到抽完了才点头说:“好。”

正事谈完,心愿达成的苏沐橙明显放松下来:“那个帐号还没满级吧?我来练?”

“我觉得你还是从头接触荣耀比较好。”叶修坐在桌面吃饺子,忽然抬头,谨慎的问,“你不会想直接辍学吧?”

苏沐橙眨眨眼,算是默认。

叶修又夹着饺子不说话了,过了好半天才又有了动作。

“不行吗?”苏沐橙有些担心,叶修的表情不轻松。

果然,叶修放下筷子,郑重其事的说:“你还未满十八岁。你哥哥曾经跟我说玩游戏这种事要你自己做主,那我也只会尊重你的意思。可你不能正式注册的这段时期就比较麻烦,战队一群人都还挤在网吧,你……”

听到这里苏沐橙忍不住呵呵笑了:“我自己还照顾不了自己吗?再说家里有网,电脑也现成的,正好你休假可以教我,不如现在就建个新号从头学起?”

叶修瞧着拿出全新账号卡建立角色的妹子,只好坐回电脑跟前,此时好友栏里的大漠孤烟早就变成离线状态。

韩文清几天前就分别接到父母短信,希望他除夕回家一趟。除夕一早六点就起来,一白天挂在竞技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最终下定决心还是回去一次。就这样怀着不知所谓的心情推开家门,没有意料中的哭泣咒骂,玄关处靠着几只箱子,韩文清的心再次下沉,该来的终于来了。

“文清,来坐。”中年男人坐在餐桌前对他招呼。

韩文清走过去坐下,看着一左一右坐在身边的父母,沉默不语。

“来,先吃饭。”中年女人打破沉默,往韩文清碗里夹着他儿时最爱吃的菜。

韩文清喉头发紧,忽然觉得滑稽,期盼多年的温馨一幕,竟然在结局处上演,沿途所见不同的面孔上演着同样的合家团聚,为什么偏偏轮到自己家人时,就这么别扭。红烧肉早就不是他最爱吃的菜了,自己真是被疏忽了好多年啊!故作疼爱却如此生疏,仿佛在座三人之间遍布沟壑纵横,年复一年,无法逾越,无从填平。

“文清,我和你妈……”韩父端着酒杯掩饰情绪,似乎并没想好要怎么说下去。

韩文清强压下心头的阴郁,帮着说下去:“你们离了。然后呢?”

“那什么,就是想问问看你想跟谁过?”韩母看韩父面色一变,连忙打断父子交流。

“我成年了,那就谁也不跟了吧。”韩文清一口饮尽杯中酒,猛然起身,回房,落锁。

韩父吃惊的看着,深深的内疚自责令他无法出声喝止。这个从出生起就被他和妻子疏忽冷落缺乏关爱的儿子,之前他还暗自以为会成为包袱的儿子,竟然在拒绝双方的照顾。

韩母深深叹息,眼底一片错乱,有痛,有悔,伤害早就日复一日无从细数,现下唯一能做的只剩割舍。

大年初一天还没亮,韩文清顶着一双黑眼圈看母亲小心翼翼的走进房间。

“我和你爸商量过了,你想自己过也行,这房子留给你,生活费我会定期打你卡里,至于过年过节的……”韩母看着儿子,竟然无法继续说下去,迅速将准备好的文件袋搁在床上,踉跄着逃离。

韩文清躺在床上,疲惫的闭上双眼,右手覆上心房的位置。这大概就是心如死灰的感觉吧,很小的时候争吵就是家里的连续剧,为了逃避才流连于网吧,周围总是人来人往不会觉得寂寞,又可以用游戏发泄当时并不懂的负面情绪。后来长大一些慢慢明白,这世界上总有自己无能为力的人和事,该争吵的总是有,不会因为他的疼痛而减少一分。就算后来知道逃也没用,却发现那个所谓的家实际上并非归处。上网多了,时间久了,对网游的感情反倒更深,习惯成自然。

如今父母终于选择结束,这该是好事,韩文清并不纠结于此。原本就没有获得过的爱,就算别人一开始就拥有,可他没有拥有感受过,走了也就走了吧。既然父母都选择开始新生将一切留在过去,他又何必留在过去里不走呢?等待救赎?奢望补偿?或者仇视社会?是有多幼稚。韩文清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可结局时还是会产生情绪,不算来势汹涌,但痛感清晰,说到底,还是感情作祟,不能也不必要当作没发生。

韩文清摸着口袋里的账号卡坐起来,也该是去全力以赴的时刻了,从今以后满腔的爱恨就交给荣耀来承载,至于眼下那点负能量,还是要去竞技场消耗掉。


早上八点,苏沐橙准时刷卡登录,操作升到20级的小号转职枪炮师,开始熟悉职业技能。另一边的叶修登着一叶之秋跑新年任务,顺手拉开好友栏,大漠孤烟竟然也瞬间点亮了。

叶修想起昨天后来也没见韩文清再上线,主动招呼过去:“老韩新年好啊!”

直到任务清完也没见对方回复,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可能忙,或者人不在电脑边,叶修想了想,点开QQ留言:“昨天掉线?系统默认你擂台失败,材料不要了?”

其实昨天叶修喊停的时候,一叶之秋的血是比大漠孤烟少的,所以被系统莫名判定胜利的结果只能是大漠孤烟自动离线。两人PK赌材料是提前说好的,虽然也就是副本材料,叶修都主动留话了,那家伙要真是不在乎,自己就把材料揣兜里也心安理得。

切回游戏不一会儿,大漠孤烟的消息果然来了。“竞技场QWERT,密码147741”

叶修抖落烟灰,顺手又敲键盘:“大年初一你起的真早,不去拜年收红包啊?”

直到叶修把一叶之秋扔到竞技场点了准备就绪,也没等到回音,只好心里纳闷这是闹哪样。

大漠孤烟:“昨天没完,今天继续。”

频道里留下这么一行字,大漠孤烟直接冲上。

这一打,就打了个没完没了。打到后来苏沐橙敲着碗把饺子来回热了三四回,叶修终于忍不住出声抗议了:“我说老韩,你家键盘招你了还是鼠标惹你了?”

韩文清却还在等叶修再战,等了半天等到这么一句垃圾话,他也没理。

叶修也没打算等这一早上二话不说上来就高爆发的人放出什么美妙天音,继续开腔:“要是没什么大事儿就别跟游戏耗着,大过年的。”

韩文清哼笑,总算出声搭理叶修:“大过年的你不也在游戏耗着?”

叶修心里一叹,他早就发现韩文清情绪不对头了,要不是像他这样有家不能回的,谁过年有空初一早上来游戏报到呢?毕竟没有太多游戏外的交情,也没听过关于韩文清家庭情况的八卦,只能这么点到为止了。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又另外一说:“我可是职业选手,必须敬业。”

“谁不是呢?”韩文清又想笑,他也能体会到叶修上一句简单话语里潜藏的关心,至于现在这句嘛,就纯属牵强附会了。

叶修似乎听出韩文清没有那么低气压了,又开口问:“我说你这几天都没事儿是吧?”

韩文清想了想,似乎除了游戏确实没什么事,就回:“没事怎么?”

叶修笑的很贼:“你要是天天这么准时上线,那就来帮忙带带小号呗!”

韩文清一脸黑线,这人什么脑回路呢?怎么就扯到这上的,迅速拒绝:“没空。”

叶修却依旧不放弃,死气白咧的嚷:“就是苏沐橙玩了个小号,你不是这么忘恩负义吧,好歹吃了两包面呢!”

韩文清哑了,他最不爱欠人情,尤其是姑娘的。

叶修还在继续劝:“我记得你不是这么轴的人啊,这事跟战队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又不是让你背叛霸图给嘉世打白工。”

“让她加我好友。”韩文清一听赶紧打住,这要让叶修继续忽悠下去,指不定怎么胡搅蛮缠呢。

叶修嘴上抹了蜜一样:“我就知道老韩你是面冷心善!“

韩文清还没来得及对面冷心善四个字做出评价,一叶之秋就下线了,QQ嘀嘀嘀的响起来。

“忘了说,妹子荣耀经验值可是零,老韩你得自备一张20级左右的账号卡一路护航,一区的!谢了啊!”

韩文清无语,带人练级还得自备帐号卡,怎么这么肯定他就有小号呢?想想反正答应都答应了,就别计较叶修这番蹬鼻子上脸的了。

接下来的几天,苏沐橙新建的枪炮师等级坐着火箭一路飞奔,一直到大年初六下午。

副本出来,韩文清和叶修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话题多半还是荣耀。

“明天开始我不来了。”韩文清忽然说。

叶修一顿,立刻就醒悟了,“噢,下周有联赛了,嘉世的客场,我今晚就得回去了。”

苏沐橙也没觉得失望,下线前专门给韩文清发了条消息:“谢谢你带我呀!这几天我很开心,我想他也是,希望你也是。”

韩文清不禁自问,每天都忙着副本任务练级,聊的好像也不光是荣耀本身,叶秋这小子一会儿正儿八经一会儿又像放弃治疗的逗比,还有苏沐橙偶尔搭腔,自己夹在他们中间竟然也没尴尬,一切都自然而然,现实里那点残存的压抑不知不觉就散了。开心吗?即使算上偶尔被叶秋折腾的破口大骂,好像也应当算是开心的。

韩文清将这种还算不错的心情带回了赛场,连带着霸图战队都如沐春风,战绩不错,积分超越第二的皇风奔着排在首位的嘉世去了。和叶秋再见面,已经是Q市霸图主场。

嘉世战队抵达赛场,双方赛前交流的时间,嘉世队长格外严肃的朝霸图队长提要求:“你们要是再输了,赛后训话我也不旁听了,直接让我发言吧?”

霸图队员一脸便秘的表情,这家伙是真他妈记仇,这就已经结梁子了。

韩文清憋的手上筋都爆了,忍了再忍,气呼呼的说:“谁赢还不一定。”

叶修无所谓的笑,还是那么从容淡定,眼里闪着自信的光。


评论(3)
热度(22)
 

© 阿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