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人

韩叶主/抽风整合删贴属性/错别字专家级别/更新APM-600+600/脑洞清奇/圈地自萌/图文双修/十年怪圈出不去/授权订单互粉问题请私信/

倒退吧时光,宁愿青涩,宁愿沉溺

 

【全职/韩叶】荣耀泡面奇缘 五

整个下午网就一直在抽抽……星座挂件韩绵羊版之后萌的不要不要的啊啊啊啊啊!试试看能不能再冲一更……我真是勇气可嘉。


原著:全职高手

西皮:韩叶

本章背景:第一届职业联赛夏休期

废话:标题的后半句是一滴何曾到九泉,换成咱们叶神基本上一滴直接入梦乡还差不多啧啧啧。

五、人生有酒须当醉

职业联盟经过一年苦心经营总算一炮而红,如今处在高速发展期,第二届报名窗口刚开放一小时,就已经有几百支队伍参与,这个好消息对金主席来说真是幸福的烦恼,一面开会研究扩大赛事规模,引入挑战赛机制,一面给在册这些战队继续画大饼拴萝卜。

陶轩一边感叹着自己这次总算没看走眼,一边催促叶修赶紧带人搬迁,嘉世战队以后就在萧山体育馆隔壁安营扎寨了。

叶修拎着个背包,带着战队成员把行李往新宿舍一扔,就继续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管打荣耀。每天都上荣耀的职业选手不只叶修,整个冠军战队都在队长的带领下打鸡血一般在荣耀里奋斗。

而折戟季后赛的霸图战队,更是在韩文清的带领下跟绊倒他们的嘉世战队在游戏里杠上了。

魏琛在选手群里叫嚣的时候,两支战队正在竞技场碰头。

索克萨尔:“叶秋你大爷的!赶紧告诉老子密码!”

扫地焚香:“老魏你要打劫银行卡?”

后面一堆排队笑的,唯独缺了嘉世和霸图的人。

索克萨尔:“光天化日之下,你们霸图嘉世两帮子人,跑竞技场里开爬梯!房间还上把锁!干啥见不得人的呢?这是防谁呢?”

一叶之秋:“防狗防盗防老魏呗!”

索克萨尔:“我呸!还有没有人管了!老吴!”

气冲云水:“关我何事?”

索克萨尔:“你们和霸图不是一万年的敌人吗?这会儿怎么穿一条裤子了?八卦的味道啊!”

一叶之秋:“你就一身狗仔味。”

扫地焚香:“这两家没聚众私斗就不错了,老魏你智商没上线就算了,情商也堪忧啊!”

一叶之秋:“老郭闭嘴。”

扫地焚香:“(闭嘴)”

索克萨尔:“郭明宇你不是吧?怂成这样了!”

一叶之秋:“哥就是这么叼!”

大漠孤烟:“你还打不打?”

一叶之秋:“来了。”

索克萨尔:“唉我去,这什么情况?真私斗啊?”

然而这回无论魏琛怎么折腾,当事人都不冒泡了。

事情说来话长。联盟季后赛开锣,游戏里就硝烟弥漫,等到冠军一出,大乱战变成各大公会联盟VS嘉王朝,没有一刻消停的。

叶修带着战队众人披上马甲就开始捡野图BOSS便宜,开始还顺风顺水,可抢着抢着,就碰到霸图战队的人了。大家都是职业的,行家一出手,那还能错到哪里去?尤其是冲在前线的两位,一个战斗法师一个拳法家,这明显的再不能行的身份标签,谁还不知道谁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比赛是暂时结束了,游戏里咱们可以继续斗。两人都借此练兵,练了没一会儿就发现围观群众太多,加血的放黑枪的简直防不胜防,不如直接约竞技场清静,于是就有了后来这一出。

游戏里,韩文清其实偏向两队安安静静对练,可是这位嘉世队长一向不避讳切磋交流,这会儿非要给房间加密,他就不是很懂了。

大漠孤烟:“干嘛不让放老魏进来?”

一叶之秋:“那个老狐狸就等着看咱们两败俱伤呢!你输了的事儿要是传出去,外面的世界大战准备打到下个赛季季后赛?”

大漠孤烟:“还没打你怎么知道是我输?”

一叶之秋:“我对自己有信心啊!”

大漠孤烟:“行了开始吧。”

一叶之秋:“来了。”

围观的霸图选手们纷纷捉急,队长你争争气!跟叶秋动口太吃亏了!直接狠狠揍吧!

韩文清也是这么想的,大漠孤烟出拳更猛,照着一叶之秋正脸直接糊。叶秋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叶之秋拎着战矛戳出一条血路。

大漠孤烟:“你还有什么话说。”

一叶之秋:“哎呦你这才赢了一局就这么嚣张,敢不敢大战三百回合啊!”

大漠孤烟:“来就来。”

一叶之秋:“先来把团队赛打过再说。”

大漠孤烟:“三百回合?”

一叶之秋:“我又没说是今天!”

大漠孤烟:“那明天。”

一叶之秋:“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嘉世队员纷纷捂脸,队长啊,做人不要这么没下限成不成。

团队赛打完,双方都觉得收获很大,毕竟职业联赛打循环,一年也碰不到几回,叶修看着游戏里两帮人热火朝天的讨论,不禁起了合练的心思,正寻思借着战队福利旅游之名去霸图战队交流战队硬件建设经验的陶精明当即就拍板同意了,本来就想一举两得,如今成了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呢?
第二天一上线,叶修找韩文清通气。
一叶之秋:“老韩,给你说个事。”

大漠孤烟:“说。”

一叶之秋:“我们战队福利去Q市旅游,合练几天怎么样?”

大漠孤烟:“可以。吃住怎么办?”

一叶之秋:“这个不归我管。”

大漠孤烟:“我也不管。”

一叶之秋:“小气啊!”

大漠孤烟:“我不是老板做不了主。”

一叶之秋:“我老板说他自己找你老板说,我就是先告诉你一下。”

大漠孤烟:“那没问题。”

一叶之秋:“这个季节海货很肥美吧?”

大漠孤烟:“干嘛?”

一叶之秋:“尽地主之谊啊!我还请你两袋面呢!”

大漠孤烟:“我记得我还过了?”

一叶之秋:“你还的苏沐橙那份,我的呢?”

大漠孤烟:“跟你有毛线关系。”

一叶之秋:“话不能这么讲,没我收留你,你能有泡面吃?”

大漠孤烟:“滚蛋。”

韩文清狠狠按掉聊天窗,叶秋这人吧,就是正经不过三句话,开头说合练挺好的,怎么就扯到闲话上了?两包泡面记那么清,怎么不记当初是老子先请你吃过一次泡面呢?这一句句挑出来,吐槽速度都跟不上人家思路上的神转折。他妈的!韩文清只好在心里又骂了好几遍。

没过几天,嘉世全员就到了Q市,一群体力值为负的游戏宅男在看了一天海爬了一天山之后,集体要求亲近电脑开始合练。

合练为期五天,单日上午比赛下午复盘座谈,双日联合训练,这是双方队长简短商议后定下的计划,事实证明这样的安排很合适,比赛结果倒是其次,过程才是重点。主客尽欢的时间一晃就到了最后一天,霸图老板盛情难却,嘉世一行人的践行饭就安排在了烧烤店。

吴雪峰四处参观了一下,觉得这大排档跟嘉世战队外面的小店比也没啥特别,实在不懂为啥霸图老板一定要大家来,就问:“这家店有什么讲究?”

李艺博拽了拽老吴,说的遮遮掩掩:“熟人开的。”

吴雪峰点头表示懂了,尝过一口侉炖黄鱼之后,实事求是的评价:“不错。”

季冷就没那么多忌讳,直接就说出来了:“那是,我们老板开的。”

一群人吃惊望过去,霸图老板业务熟练的在跟其他客人唠家常。

叶修问身边气定神闲的韩文清:“你们老板的兼职?”

韩队长扔掉龙虾壳擦擦手摇头:“他主业干这个的。”

吴雪峰多嘴又问了一句:“那他副业?”

季冷接茬:“荣耀是我们老板爱好,霸图是他副业,牛吧?”

叶修闭上嘴,觉得自己那句话问的有点多。

接下去事情的发展就不属于叶修的记忆范围了。因为嘛,一群大男人,大夏天的海边吃烧烤,不要酒?那简直是个笑话。虽然职业选手确实不该多喝酒,可Q市是个用塑料袋当容器买卖啤酒的城市,生于斯长于斯的韩文清以及霸图多数人来说,一两瓶实在和喝水也没啥区别。一圈人就这样看着嘉世队长第二杯都没喝干净,然后干脆利落的扑桌了。

“没听说啤酒治疗失眠这么有效的?”季冷看着怎么叫都没反应的叶修,愣愣的看嘉世二当家。

“他是真不太行。”吴雪峰捂脸,他也没想到叶修这么废,只知道他不怎么喝酒想来酒量欠佳,没想到塑料杯两杯的量,有半瓶?

“这也太不行了!看我的!”李艺博激动的直接吹了一瓶,总算有一样他们比敌人强的了。

后来吃饱喝足的嘉世众人,很不仗义的将他们的队长,留在了Q市。

醒来在陌生的环境里,叶修眼前一片昏暗。他努力回忆,好半天想起自己喝酒了,却实在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叶修试着站起来,紧接着一阵头晕目眩,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已经晚了。

韩文清迷糊中听见咚的一声,猛然坐起来,又听见隔壁房间传来阵阵浅哼,这才赶紧起来察看。

叶修直接脸朝下,结结实实的拍在地板上。努力过几次,他此刻深感虚无缥缈,咬牙切齿也不过是将自个翻了个身,面朝上。

然后日光灯亮了。

韩文清沉着脸色问地上挣扎的那位:“你在干嘛?”

躺着的某人认出那张恶人脸时最先想的是:既然老韩也在,就终于不用再被自己究竟在哪里的问题困扰了。叶修对眼下自己的情况也心知肚明,用仿佛被砂纸刮过的嗓子回答:“感冒。”下一刻,微微扬起的上半身再次躺回去,咚的第二声。

韩文清的起床气立刻散了,慌忙去扯叶修胳膊,肌肤接触,更没法忽略对方滚烫的体温了。他把死鱼一样的叶修架上床,返身找了一圈没发现药箱,最后抱着两床厚被子将人从头到尾裹个严实,这才站在床头盯着被子发呆,好像看到曾几何时生病的自己,莫名胸闷。

叶修再醒来脑子转速明显正常多了,也不眼冒金星了,可是身上的三座大山一样压死人的被子是怎么一回事呢?挣扎着看向窗外,灰蒙蒙的色彩伴随着噼里啪啦的背景音,不知今夕何夕。叫了几声没人应,叶修觉着自己体温确实正常了,这才挪出被窝,挪向厨房。

五脏庙造反的叶修对这清洁溜溜的厨房无语了好一阵,哀怨的从床头拉开背包想找干爽衣服换,立刻惊喜的摸到几包方便面,回去要好好夸夸苏沐橙这丫头,太有先见之明了!韩文清端着一锅粥回来,看到的就是眼冒绿光的叶修坐在餐桌前抱着锅的模样。

张着嘴一口还没吃的叶修眼睁睁的看着一锅面被端走,挺扫兴的摸鼻子:“我没找到碗。”

韩文清拿来两只碗,一只盛满大米粥搁到叶修眼前,他干脆的下命令:“吃。”

叶修缩缩脖子,低头尝了一口,抬眼皮:“有酱豆腐吗?”

韩文清摸出一包榨菜扔桌上,自顾自的捞面条了。

叶修撕开榨菜包往粥里倒了半袋,搅合搅合,这才继续吸溜。

韩文清皱眉:“你也不怕齁着。”

叶修仰脖子一碗粥进肚,抹嘴:“那不能!”跟着一个手滑,空碗落在地板上,碎成一地渣。

“额……”干了坏事的叶修条件反射要收拾残局。他弯下身,瓮声瓮气的解释:“手滑。”

韩文清眼疾手快的拽他坐好:“你别动!”

也许是这一拽用力过猛,又或者那碗粥喝的太急,总之被喝止的人一个反胃就吐出来了,结结实实的吐了韩文清一身。叶修捂着还在抗议反酸的胃,从里到外把自己鄙视了一遍,他是恨不得自己再躺回床上装死鱼,再饿也别醒。

面对一场飞来横祸,韩文清只是快速脱下满是污秽的汗衫,拿来扫把一点一点的把碎渣扫净了,再换成拖把来回拉了几遍地,确定清理干净了,这才光着上身打量制造混乱的熊孩子。

叶修原本想帮忙的,可是老韩那句话把他神魂都钉住了,就这么坐着看房主将他折腾出来的幺蛾子全部清理干净。叶修惊讶于韩文清做起家务来雷厉风行却又周到细致,和赛场上一德行。

韩文清也不确定还在发呆的病号能不能行,一杯热水递过去,耐着性子问:“喝两口再回去躺着。”

接过水杯抿了一小口,叶修这才发现韩文清发梢湿漉漉的:“你赶紧冲个澡去,淋过雨感冒了可别说我传染的。”

“我没你那么逊。”怎么什么好话搁眼前人嘴里放出来就变味了呢?韩文清走进浴室,不一会儿,水声响起来。

叶修把两天的事儿仔仔细细走了遍脑子,发觉自己的短处全暴露给敌人了,不妙啊不妙。


评论(1)
热度(31)
 

© 阿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