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人

韩叶主/抽风整合删贴属性/错别字专家级别/更新APM-600+600/脑洞清奇/圈地自萌/图文双修/十年怪圈出不去/授权订单互粉问题请私信/

倒退吧时光,宁愿青涩,宁愿沉溺

 

【全职/韩叶】荣耀泡面奇缘 六

热泪盈眶!今天HP爆了个彻底,六更,一共两万四,一万零点前的,一万四今天的。尽力了。祝愿每一个了不起的你,都能快乐。

原著:全职高手

西皮:韩叶

废话:虽然想来个深夜档的晚班车,但是HP已空了QWQ…这章时间有点赶,就为了给老叶生日这天多个床伴OTZ……

六、卧后清宵细细长

三天后,嘉世队长没事人一样回到H市,立刻遭到队友们毫不留情的疯狂吐槽。叶修叼着烟嘴闭严,后来发生了什么坚决不能透露,那都是不堪回首的黑历史啊!

倒是嘉世和霸图合练的消息被联盟得了风声,大肆鼓励战队间利用夏休期进行私下交流,说是有利于职业联盟整体水平的提高。各大战队纷纷效仿,友谊赛,模拟赛,练习赛,指导赛,各种比赛花样繁多。而吃了头锅螃蟹的嘉世和霸图两家,更是趁热打铁,定好来年在H市进行第二次合练,真是可喜可贺。

第二届职业联盟就在这样忙忙叨叨的打打杀杀中来临了,参赛战队最终数量定为二十支,常规赛一下多出几个月。第一届挑战赛也确定于每周五开战,相应的年终要淘汰两支队伍,由一支申请合格的新队和挑战赛冠军晋级替补。各家战队也忙着提交材料,职业联盟越来越有职业范了。

就在这种一片看好声中,百花战队成为本赛季的一支黑马,凭借繁花血景斩落众多被看好的队伍,异军突起直接杀进季后赛。

第二次获得总冠军后,叶修面对记者曹广成的QQ采访,留下一句对双花组合的评价:“一个战术翻来覆去用一个赛季,烦不烦啊?”这种话,也就这人能说出口。谁让他更牛呢。

嘉世和霸图的合练从Q市挪到H市,合练计划虽然没变,但是安排住宿时还是出了个小岔子。嘉世战队的空房满足霸图队员两人一间本来正好的,但霸图在转会窗口开放的第一天就签了一位队员,这点变动被后勤部新员工忽略不计了。
于是身为霸图队长的韩文清将两人一间的空床位让给别人,他瞪着眼问:“我住哪?”
负责接待的崔立泪流满面,就差当场掏钱包赎罪了。
最后叶修看够了热闹,拍着落单的韩文清:“我就勉为其难收留你吧。”
“正合我意。”韩文清是打算借此多交流荣耀比赛了。
第一天按部就班的过,吃完晚饭也没安排集体活动,二位队长就窝在宿舍里,黑漆漆的屏幕对着两张惨白的脸,边看比赛录像边讨论,然后争执,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就恨房间里就一台电脑,要不早进竞技场打一场分高下了。
“得,睡觉。”叶修也不是非得掐个你死我活,眼看时间不早,干脆早点休息,明天白天有劲再继续。
韩文清也不坚持,先行洗漱完毕就靠床里边躺下了。叶修房里也就一张一米二的床,想睡两个人还是要注意一下睡相的。
叶修躺下之后就和韩文清胳膊挨着胳膊了,毕竟都是男人,又不是没跟别人挤着凑合过,他也没觉得不同寻常。
就这么躺到体温持续升高,身体弓成一只熟虾米,叶修才悔不当初,将自己又从内到外鄙视了个遍,诚实的生理反应依旧顽强抵抗,不肯妥协。此时此刻再意识不到什么的话,堂堂七尺男儿也就枉来人间了。
叶修逃进洗手间,手动微操安慰着小兄弟,又不是第一回和别人睡,干嘛亢奋成这样?对着美女怎么不见你这么精神呀?再说,床上那位除了肌肉发达之外毫无卖相可言,就因为他是韩文清?叶修被自己的思路惊呆了,瞬间上线的情商接通全身电流,精神矍铄的小兄弟竟然一发喷射成功,等回过味来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丢人啊!叶修心里阵阵哀号,人生在世这二十年,什么大风大浪都是见识过的,就算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自己这颗心脏早就百炼成钢了,谁想到半路杀出这样一位黑面煞星,甚至连金刚钻都没亮,自己就先碳化了。

还好黎明总是要来的,叶修顶着两支黑眼圈起床,脑袋里装的是要自救。知易行难,作为一个职业围着电脑转又生理性口是心非的人来说,首先想的就是和其他人挤一挤,可他实在想不到什么正当理由去解释,好端端的干嘛要去找其他人投宿。当老吴问出为什么的时候,叶修吱吱唔唔顾左右而言他。

针对自家小队长如此反常表现,身为副队长的吴雪峰主动找到韩文清,他单刀直入的问:“你和叶秋怎么了?”

问的韩文清嗔目结舌,关我屁事四个字完全写脸上了。这表现让吴雪峰就没再追问,他老人家决定再观察两天。

下午训练前叶修就被韩文清揪住了,对方直截了当的问:“你对我有意见?”

叶修心里把吴雪峰骂了个外焦里嫩,面上死活不认账:“没有啊,你听谁说的。”

韩文清对这个答案没有异议,扭头开始做训练。

叶修决定给自己写一个大大的惨,换房是行不通了,那就走战通宵这条路吧,人背不能怨社会啊!

夜幕降临,这回叶修早早就开始做铺垫,他在电脑跟前摆出津津有味的姿态,希望另一位不会来抢电脑。韩文清本来也没和叶修抢电脑用的意思,但他拉来板凳紧挨着坐好,直接选择共同分享了。

叶修心里苦啊,好在他选的比赛录像有很多亮点,不一会儿就抛下这些私心杂念,倍儿专业的解读比赛了。之后就走回前一天的老路上,交流,争论,然后……

韩文清惊觉时间不早,决定先去洗漱。叶修坐在电脑跟前不动不动,之前打算战通宵来着,虽然现在已经半夜两点了,可事情好像和计划好的不太一样?

韩文清也没管电脑跟前的人在发什么呆,快速将自己料理干净,走出浴室看叶修还在电脑跟前戳着,打着哈欠丢下一句:“快睡。”

叶修被这个哈欠传染的浑身懈怠,两天一夜没合眼了,困劲儿排山倒海,还是放弃抵抗吧。如此一来这一夜倒是平安无事。

叶修趴在韩文清胳膊上醒来,和对方那张睡脸的距离顶多两公分。吓死宝宝了!一夜的优质睡眠随风而去,叶修小心肝噗通乱了节奏,一丝儿一丝儿的想要挣扎出温暖的怀抱。

刚往外挪了没两寸,一股强大外力又给他拉回来了,贴面礼来的措不及防,叶修赶紧闭眼装睡,刺激的鸡皮疙瘩要掉满床。

韩文清在窒息中睁大双眼,眨了好几下才对上焦距,眼熟的嘲讽脸近在咫尺,自己的手还放在一个手感不错的位置,卧槽!他面红耳赤的放松怀抱,尴尬的看着叶修缓缓张开眼睛,什么情况啊!

“几点了?”故作懵懂的叶修揉着眼问。

韩文清松了一口气,心里念了一万遍幸好没被发现。

叶修也不着痕迹松口气,不过他顺嘴就吐露出来了:“还好没发现。”

韩文清那口气又吸回来了,提高警惕问:“你说什么?”

叶修这口气也是不折不扣又提起来了,稀里糊涂回:“做了个鬼压身的噩梦。”

韩文清周身泛起不明BUFF:“鬼压身?”

叶修还在继续扯:“对啊,那鬼跟你长的一样……”

韩文清这回不怀疑这货的险恶用心了,一早起来就致力于恶心死他,鬼压身?我压一个让你看看!

叶修恨不得把舌头吞肚里,好不容易才逃离的身体接触,这会儿两句话又上赶着踩雷,如此犯贱为哪般呢?

叶修爪子一通乱挥,嘴里嚷着:“别闹别闹!”

韩文清哪里肯放过大好机会,翻身把叶修禁锢住,居高临下的问:“我是这么压的吗?嗯?”

叶修的心跳节奏跟乱码一样毫无规律可言,羞红的手指无意识擦过韩文清的身体,到底是混饭吃的手,很懂直奔要害。

“卧槽!”韩文清弹簧一样蹦下床,被叶修摸过的地方滚滚发烫。

叶修只想剁手喂狗,之前是他低估了人生的狗血程度。

自打那天起,房主就逃难一样躲苏家去了。之后的两天,叶修的键盘被烟头烫坏了,韩文清自始至终保持犯我者死的气场,两人除了必要交流,其他时间相互刻意闪避,嘉世和霸图两家队员就在如此诡异的气氛里忐忑不安。

吴雪峰直觉这俩人还是发生了些事,可是自家熊孩子那性格,口是心非技能熟的连本人都分不出真假来了,别影响状态啊!嘉世副队长决定还是找机会提点一番。

二位当事人咬着牙憋着气把后面几天过完了,叶修一门心思想的是糟糕,自己那点龌龊念头没藏住,不但没藏住还被掌握他诸多黑历史的韩文清给发现了,完全没意识到心动就先身动,这可如何是好。

韩文清专注考虑的是因为诸多历史原因,导致自己对所有胆敢越雷池的行为无差别抗拒,可是他也很清楚,抗拒不等同于厌恶。这种不等同令他左右为难,是该划清界限,或者顺其自然?不管哪一种,都不该是现在这个状态,自己竟然在回避?太可怕了。

合练的最后一顿是在嘉世新食堂吃的。
吴雪峰端着餐盘不客气的坐下,对着正在啃羊排的人招呼:“胃口不错!”
叶修叼着羊肋排,心头疑云顿起。二当家这是谈人生的开场白啊,他太懂了。
果然,吴雪峰端着饭碗开始插刀:“下回你换键盘是不是考虑换成防火耐烫材料的?”
叶修沉痛的放下羊肉,他怕噎着。
吴雪峰继续说:“我明年就退了,你有什么说的都趁早,懂?”
叶修纳闷这好端端的怎么扯上退役的,只是老吴的好意他是很完整的接收到了。
吴雪峰点到为止,小队长的智商还是可靠的,不会听不懂。
叶修慢条斯理啃干净排骨,一脸悔悟的说:“有句话我一直藏心里,既然你都说到这了,那我就告诉你也无妨。”
吴雪峰手一抖:“什么?”
叶修嘿嘿笑:“你不当政委真是可惜了。”
吴雪峰也跟着笑,自己这心操的真特么多余。

韩文清将房间彻底打扫一遍,虽然也没住几天,可是到底给叶秋添了麻烦,想到这里心头竟然冒出些许遗憾。韩队长背着包再看了一眼,打开门却看到正牌房主站在门外对他笑的坦然。
“早啊!”叶修挥手。
“早。”韩文清错开身子,放主人进门。
“打扫的很干净嘛!”叶修摸着电脑桌,丁点灰尘都没有。
韩文清沉默,这种话不好随便接。
叶修转了一圈,终于站在韩文清面前:“抱歉。”
韩文清也在说:“抱歉。”
两人就都笑了。
叶修翻出两袋方便面:“吃了再走?”
“好。”韩文清撕开包装,心情不错。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感情也需要日积月累。一碗泡面,或者一碗又一碗泡面,只是作为一种见证,在不曾言明的年月,看着某人的名字距离那个最重要的位置越来越近。

TBC

红心提示看到老熟人不少,谢谢你们还记得我。QWQ

这篇真是和预料的一样要继续写下去了,脑洞已经开到叶修退役那年了……

一章4000这种事儿,日更我是做不到的,可能时间充裕的时候一路完结,也可能周末空了来一发,看缘分吧。

评论
热度(38)
 

© 阿人 | Powered by LOFTER